宇智波班已经连续在夏有的身边乱晃好几周了, 就算夏有存心逗逗他都觉得自己有点过分。

    身为复仇者的宇智波家主面色冷峻,就算重复晃上几百次都不会让人看出他有一丝求人的意思, 但夏有一直没有忘记当初在迎战无名之前, 宇智波斑那有些语焉不详的话语。

    “达芬奇亲, 上次说好的池子,你已经定位到了吗?”夏有拜托了宇智波鼬把宇智波斑用与老祖宗切磋训练的名义将其引走, 然后就偷偷的摸进了召唤室里, 在那里遇见了自己早半个小时就已经约好在这里等待的达·芬奇。

    “弄好了哦!”达·芬奇的语调稍稍的起伏了一下,语气中还含着些微的效益:“夏有还是第一次要求要抽某个池子里面的从者呢,真是个好御主啊。”

    “你就别取笑我了,这还是我第一次这么紧张的想要召唤出某一个从者呢...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夏有愁眉苦脸的从自己的兜里拿出了宇智波斑送的一把绑着起爆符的苦无,小心翼翼的放到了召唤阵上。

    这是从存放在迦勒底的古籍里找到的召唤方法, 是圣杯战争中、最能召唤到自己想要的英灵的其中一种手段,也就是所谓的【剩遗物】。

    将与被召唤的英灵拥有渊源的物品放置在召唤阵上, 从而吸引对方从英灵座响应召唤, 夏有手上的苦无是在宰了无名之后, 宇智波斑随手放到她手里的, 也不知道有什么用途。

    “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圣遗物了吧──真的可以把那位千手柱间召唤出来吗?”第一次使用圣遗物指定被召唤英灵的夏有有点心虚, 毕竟现在要投入的全是迦勒底的英灵们日常穿梭在训练场中打出来的圣晶石,圣晶石的掉率可不高啊, 虽然知道就算没出货也不会有人怪罪自己乱用圣晶石, 但夏有总觉得自己在挪用公款。

    “放心好了,大家也很期待新的伙伴,都齐心协力地在隐瞒那位复仇者先生呢。”达·芬奇笑着开口, 却赖在召唤室里不放,一看就是研究癖发作了,想看看用圣遗物召唤跟普通的召唤有什么区别。

    夏有也不赶她,小姑娘稍稍的吸了一口气,手中捏着的十张呼符就一次性的扔进了召唤阵里。

    金黄色的呼符是夏有的私房储存,如果这十张呼符能够召唤出千手柱间的话,她就没有必要动用迦勒底的圣晶石储备了。

    七彩的点点灵子在第一张呼符接触到召唤阵的时候从地上亮起,紧接着召唤阵上金色的光圈猛地拔地而起,夏有惊叫着冲到召唤阵前面,双眼亮晶晶的盯着召唤阵,只要是彩圈就不亏!不管出不出货都不亏!

    一个听上去十分健气的声音高声的喊道,几乎要把夏有的耳朵都给震聋了:“我要选择一条不会让自己后悔的路,然后一直往前走,这就是我的忍道![1]”

    “Archer...是这么念没错吧?漩涡鸣人,参上!”

    紧随着鸣人的声音响起,另一道彩圈也随之亮起,夏有整个人都呆住了,这是什么样的出货率,她果然是被这个世界眷顾的救世主!

    “吵死了,吊车尾的──”另一个听上去十分熟悉、但因为时间的关系又有些陌生的声音也在夏有的耳畔响起:“我失去过所有东来西,所以我不想再看到我最珍惜的伙伴们,死在我的面前。[2]”

    “Rider,宇智波佐助。”看上去拽拽的少年腰间搭着长剑,几乎是报完自己的名号之后,宇智波佐助就黑着脸开口说道:“吊车尾的,你抢初代目的召唤通道干什么,连我也一起被踹下来盯着你不让你乱搞事情。”

    “有什么关系得吧呦!”鸣人兴高采烈的正了正自己的木叶护额,露出了诡计得逞的笑容:“我就知道宇智波斑肯定会忍不住喊初代爷爷下来玩,幸好我最近每天都在他的英灵座里面等着。”

    宇智波佐助都不想说什么了,他叹了口气,自从打完了四战回归木叶之后,他为了赎罪任由村里给自己下达命令,愣是把自己绑牢在了漩涡鸣人这个愚蠢的傻子身边,让自己盯着未来的火影不要乱搞事情。

    他宁愿被流放好吗!

    现在抱怨已经来不及了,宇智波佐助就连寿终正寝上了英灵座,都要被所有人盯着照顾鸣人,他又不是保姆,这种事不能让卡卡西老师来吗?!

    看着两个人斗嘴,明明望上去在吵架却兴高采烈的夏有探过头看了看召唤阵,发现它没有任何吐英灵出来的迹象,忍不住又哭丧起了脸,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召唤阵上还在吵架的两个人身边,拽住他们的手往外扯:“有话以后再说,要没时间了,我得赶在班发现之前召唤出来才行──”

    “哎?”

    “恩?”

    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域主的两位新来的英灵终于将自己的视线放在了拽住自己手腕将他们拉走的夏有身上,然后恍然大悟的开口:“是卫宫桑!”

    “我说你们响应召唤都不看御主是谁的吗?”夏有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接过达芬奇笑着递来的三十颗圣晶石,祈祷了两秒之后就扔进了召唤阵:“其他的话就先不说了,之后再跟你们介绍迦勒底,先让我出货!”

    “...喂,佐助。”鸣人有些瑟缩的小小声开口,凑到佐助身侧有些发抖的说道:“刚刚卫宫小姐看上去就好像...又把贷款买的房子砸烂了的小樱一样,好可怕──”

    “吵死了,吊车尾的。”佐助冲他冷冷的开口,身体的感知却敏锐的注意到了远处熟悉的查克拉,似乎正在朝着这个方向赶来。

    留给他们这位小御主的时间可不多了。

    夏有自然也知道自己想给宇智波班的惊喜在这两位【故人】被召唤出来之后已经打了个折扣,现在就算是鼬也没法拦住老祖宗了,不如趁着班冲进来之前赶紧的把千手柱间召唤出来,这样还勉强称得上惊喜。

    前两抽闪过的灵子消散在空气中,宣告了夏有还没有出货,她有些焦急的时不时扭过头望着召唤室的门口,就在这时,金色的灵子拔地而起,彩色的光圈在召唤室中疯狂的回旋着,她的瞳孔微微的缩起,嘴角微微抿起,橄榄绿色的双眼中满是期待。

    “人们信任我,我也信任大家,这就是火影[3]。”等待了大半天的声音在召唤室里响起,爽朗的笑声传出很远:“七代目,你也冲的太快了吧?”

    “唔姆,应该是叫做Archer吧?”从渐渐散去的光晕之中走出来的男人身上披着暗红色的战甲,朗声开口:“我是千手柱间,木叶忍者村初代火影。”

    ──出货了嗷嗷嗷!

    夏有激动地凑到了召唤阵前,正要开口,就听见召唤室的大门被一脚踹开,被宇智波鼬所引开的宇智波斑瞪着自己一双紫色带圈圈的眼睛,兴奋地高声大喊。

    “哈席拉玛[4]!!!!”

    作者有话要说:[1]原著鸣人说的

    [2]原著佐助说的

    [3]原著柱间说的

    [4]柱间日文发音的空耳

    =======

    最后一个莱辛巴赫传说我是真憋不出来了Orz

    那篇的大纲大概就是新一在老福开的事务所里面花式挑战三观,顺便跟现在掌控黑衣组织的莫里亚蒂斗智斗勇,因为有阴谋夹杂应该会有段长度,要写蛮久的。

    有想看的说一声吧,如果人多的话到时候写出来放wb或是开新的番外集,就不放在这本的番外了。

总排行榜: 离海出走后我爆红了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一世独尊 游戏之创世神 青云仙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