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于我们,陛下那里应该很快会有说法。你且再安心等两天。”

    “我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谢初芙莞尔一笑,对赐婚一事结果如何,是真无所谓。

    没有赐婚一事,她还真没考虑过嫁人。

    陆承泽这会终于把瓜子撒回盘子里,拍拍手说:“嫁不出去表哥养你。”

    一直没作声的石氏就瞪他:“你又嘴上没把门,什么话都胡说!”

    陆大老爷倒想到什么,看了眼儿子,再看了眼外甥女。

    两人被他打转的视线盯得发毛,听到他突然叹了口气:“这小子不争气,不然就那个皮肉相还能配一配你的。初芙放心,不到无路可走,舅舅不会让你受这个委屈的。”

    谢初芙险些要被自己口水呛到,陆承泽直接就跳了起,嚷嚷:“不是!不是!您二老误会了!不是我要娶表妹!不是!”

    他还没活够呢!

    一个不小心惹到这怪力表妹生气,不把他脑袋当西瓜劈了!

    石氏冷笑:“你就是想娶,我也不会同意!做什么美梦呢。”

    解释不听,还被彻底嫌弃,陆承泽一张俊脸气成青色。他肯定是捡的!

    谢初芙在边上用袖子掩面,笑得花枝乱颤——舅舅舅母怕她这好白菜被他们的猪儿子给拱了。

    陆承泽觉得这个家一点也不温暖,要呆不下去了,瞪了眼还在幸灾乐祸的怪力表妹,转身要走。

    却又被陆大老爷喊住:“昨儿五城兵马司的巡防,在双柳街一巷子里发现男尸,手筋被挑断,舌头被割了,脖子也被割断了。尸体还放在大理寺没人来认领,最近大家都忙,这事儿你明儿接手查查。”

    双柳街。

    谢初芙听到这名字心头一惊,吞吞吐吐问道:“那人是不是二十出头,穿着靛蓝的棉布上衣。”

    陆大老爷惊奇看向外甥女:“你怎么知道?”看到她伸手摸了摸脖子,好看的双眼里闪动着后怕。

    谢初芙神色慎重地说:“那是个偷儿,偷了我的钱袋子,我追他到一个巷子。然后......遇到了齐王。”

    这事本来就是要说的,但听到那个偷儿死了,被齐王差点掐死的恐惧就又被勾了出来。

    她断断续续把事情前后都说清楚,石氏忙将她拉进屋,看了脖子的淤痕。

    “怎么下手那狠!这真是要人命啊!”

    石氏眼皮直跳从里屋出来,谢初芙跟在后头抿唇。

    陆大老爷看妻子神色就知道伤得重,而且是齐王掐的,“齐王不是病弱吗?怎么有那么大手劲?!”

    “再病弱的男子,手劲自然也比姑娘家大的,要掐死一个人应该不难。”陆承泽接嘴一句。

    陆大老爷当即狠狠瞪了过去:“你还有脸说这种话,不是你让初芙去找什么线索,她会遇到偷儿,再险些被掐死!”

    陆承泽被骂得直缩脑袋,确实和他有间接关系,他也内疚的。

    屋里静了静,陆大老爷又说:“这么说齐王是认出你来了?不然怎么会放过你?!”

    杀了谢初芙,不比杀个偷儿,毕竟身份在那。

    陆大老爷觉得齐王是因为这样才放过外甥女的,还有是......“齐王既然动手杀了偷儿,有可能偷儿听到什么,或看到什么。”

    他十分不安看向外甥女,说:“初芙,你还有听到什么,看到什么吗?”

    那天在睿王府灵堂,齐王也突然过来,是不是知道外甥女在,所以才特意来试探。

    谢初芙摇头:“我脚才迈进巷子就被掐住了,什么都没看到,也没有听到。”

    陆大老爷坐不住了,站起来在堂屋里踱步,石氏看得眼晕,焦急问道:“老爷,这要怎么办。齐王会不会还对初芙不利。”

    “这事......我明儿去探探齐王口风。”陆大老爷脚步一顿,面有沉色说,“实在不行,我就直接言明,如若齐王真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他自然也就不多追究。若是没有,他更加不会在意。”

    都杀人了,齐王可能干净吗?谢初芙心里嘀咕一声,说:“舅舅,这事您先当不知道吧。守灵那晚,齐王的举动算是要救我吧,若是他还想杀我,肯定不会挡那一下。”

    陆大老爷沉吟,觉得这个猜想也成立,但还是心有不安:“我先探探口风再说。承泽,明儿你还是将双柳街死人的事散播出去,看看齐王那头会不会有反应。初芙你近些天就呆在府里,别再乱跑,身边不要缺人。”

总排行榜: 离海出走后我爆红了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一世独尊 游戏之创世神 青云仙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