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离开江陵城不远的墨城, 五年前来了一个京府的富户, 姓秦。

    为什么说富户呢,因为墨城的地产商铺有一半都在秦家的名下,听说是因为这个秦家的当家以前是个当官的,虽说不知道什么官, 可是时常要出门。

    他不习惯住客栈,于是每到一处,便习惯置产, 明殷朝大江南北但凡他走过的地方, 都有他的产业,因此积蓄便越来越多。

    “这么说,他就是个大贪官啊。”路人听到说书人说起墨城的一些杂闻,忍不住发表意见。

    旁人道:“谁说不是呢,你听说没, 那边的一条街又被秦家买下来了, 好像是因为秦夫人有一日在街市里头的茶楼喝茶,提了一句喜欢对面的湖景。”

    “啧啧,那还真是宠呢,那夫人定然是长的跟天仙似的。”

    “哈哈哈。”

    ***

    秦家大院的前厅,简玉珏和苏宓对坐着, 两个人容貌相似,却一个清俊,一个美艳,赏心悦目, 坐在那都好似一副画卷。

    “娘亲她现在还好么?”苏宓抬头看向简玉珏,五年的岁月并未在她脸上刻下什么痕迹,反倒是愈加带起女子的柔媚。

    “嗯,她和兰姨都很好。”

    简玉珏顿了顿继续说道,“苏家要抬陆姨娘做夫人了,还派了请帖过来,不过我没有去。”

    虞青娘一直没有再回苏宅,这是苏宓知道的,不管如何,她都支持虞氏做的决定。至于简玉珏,他似乎始终与苏明德保持着疏离淡漠的关系。

    有些事强求不得,又或许需要的时间更久,苏宓也不想继续聊这苏家的陈年旧事,岔开话题,随意问起些其他京府的事。

    简玉珏往外看了看天,神色温和地道:“不早了,我要启程了。”

    “不等蓁儿和洵儿回来么,他们两马上要下学了呢。”

    简玉珏看了眼偏厅那晃动不断的遮幕,笑着摇了摇头,“不了,我还要去江南,见一个故人。”

    苏宓送走了简玉珏,秦衍才从偏厅走出来,拢眉道:“你们聊什么要聊那么久琬。”

    “一年多没见了,有许多事要说的。”

    苏宓离开京府那一年正好怀了蓁儿,后来又有了洵儿,事情一多,都没什么机会再去京府滢。

    “那你平日怎么不和我聊?”

    苏宓实在是不明白秦衍这稀奇古怪的醋意都是打哪里来的,每次看到简玉珏都是这般样子,她拉过秦衍的手,轻轻地摇着说道:“我每日都见你,不是每日都在说话嘛,玉珏的醋你有什么好吃的呀。”

    秦衍看着苏宓温温软软的模样,心里一热,抱起她大步往内院走去。

    “宓儿,前两日,蓁儿跟我说,还想要个妹妹。”

    ***

    从学堂下学回来的路上,秦蓁带着小一岁的弟弟秦洵,迈着小短腿一步步走回去。

    秦蓁长得粉雕玉琢,但神色冷淡兼之还挂了彩,她一边走一边时不时嫌弃后头走更慢的秦洵。

    “姐姐,爹爹最近不高兴,要是知道你打架了,肯定会罚你的。”小秦洵哭的脸蛋红扑扑的,嘤嘤声地说道滢。

    “就知道哭,我打隔壁的那个小子还不是因为他欺负你。”秦蓁看到弟弟一哭,小眉头就皱起来,说起话的语气和秦衍一模一样,“你怎么那么爱哭,跟娘亲一样,真是烦人。”

    秦洵一听到姐姐说他烦,哭的是更厉害了,止都止不住。

    秦蓁只得从袋子里掏出一个东西,塞进了秦洵的手里,“喏。”

    “这什么啊。”秦洵边哭边道,捏了捏手心里的东西。

    秦蓁舔了舔嘴唇,“栗子糖,娘亲给的,我又不爱吃,你不是昨晚就吃完了么,给你好了。”

    “哇。”小秦洵破涕为笑,吃了一口已然忘了方才秦蓁嫌弃他的事,“姐姐,要不我们去叔叔家吧,这样爹爹就看不到你的伤了。”

    “不行,娘说婶婶有小弟弟了,我们不能去玩。”

    “好吧,那要是爹爹罚你的话,我能不能陪你一起受罚啊。”

    “我才不要,你哭起来太麻烦了....哎哎,你怎么又哭了啊!”

总排行榜: 离海出走后我爆红了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一世独尊 游戏之创世神 青云仙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