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驸马有点儿邪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九章

    上官汐拉尹涵亮到别处逛逛,“走,我们四处看看,我还是第一次过元宵节。”

    尹涵亮见她说的不像话,“你以前在元宵节都不出来的吗?”

    “不出来,我每天都在忙工作,忙赚钱,除了钱之外,我不关心任何事,也不觉得有什么事是值得我去花心思关心的。”

    “你很缺钱吗?”

    “不缺,我缺一种对别人的信心,似乎除了钱之外,我觉得所有一切都是虚假的,人为什么要和我好,只因为我有钱,我若没钱呢,我就什么都不是,可能会被看成是自私无聊傲慢无礼,但是当你有了钱,人人都觉得你很有个性,或者有性格,我年年都被员工评比为“最会压榨员工的邪恶总裁”,除了发工资之外最不想见的人,像现在这样,能和你逛街,看看东西,我感觉很快乐。”上官汐由衷的说道,但是尹涵亮听不懂。

    她蹙了好几次眉头,“上官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本宫什么都听不懂,什么总裁。”

    上官汐笑着说:“我一直想跟你讲讲我的事,好比今天,我就想告诉你,我来自一个什么样的国家,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生活在怎么样的环境里,涵亮,我告诉你,如果说,如果我说,我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你信不信?”

    “那你是哪个时代的人呢?”

    “二十一世纪,几千年后。”

    “上官汐你真会说大话,好了,不要跟本宫开玩笑了,你是二十一世纪,本宫就是二十二世纪,走,我们不要说这么严肃的话题,人要及时行乐,你看这里这样多的人,这样多的事,难道还不足以你编出一个神话故事来?”她不信,也不想相信,有些事并不是知道的越多越快乐,尹涵亮是有些觉得上官汐在说实话,但实话又怎样呢?会使她们比现在更幸福吗?如果不,为什么要听呢?

    两人来到汤圆小摊子前,上官汐叫了一碗汤圆吃,而且每一样都不能重样儿,她真会为难别人,真是那什么邪恶的总裁。两人坐下来,尹涵亮说她小气,“难得请人家吃一顿,还要节省。”

    “呵呵,不可以吗?”

    老板动作很快,立马端出一碗来,给了两人搪瓷,上官汐也挖着吃。吃一个,说一声不错。“很烫,很黏牙,很甜,是芝麻的,涵亮你的呢?”

    “豆沙的。”

    她们就像两个顽童,时不时发出一声惊呼。

    “蛋黄的。”

    “青菜肉包的。”

    “……”

    时时能有惊喜。两人哈哈大笑,引得路人侧目。他们不懂,所以有的会投过来懵懂的目光,有些人甚至是鄙夷,穷成只吃一碗汤圆了,还这样高兴。

    “这个是涵亮的,这个汐儿的,你一个,我一个。”

    她们彼此分享,像小孩子一样划分地盘,最后一个呢?两人犯难了,“你一半,我一半,你先吃。”尹涵亮咬进嘴里,上官汐凑过去,在她嘴上夺另一半,两人嚼着,尹涵亮大呼含羞,不断的用手捧脸,想要降低自己突然升起的温度。

    “涵亮害羞了。”

    “谁像你脸皮这样厚。”

    “那有什么,你四处看看,谁不是趁黑摸鱼。”

    即使灯光不明,也有许多人暗暗牵手,随时抛媚眼。站在暗处的阴影里咬耳朵,亲嘴巴。

    两人吃完汤圆,又去河里放灯,河边上有卖彩色纸的,也顺便卖蜡烛。两人买了彩纸折小船,上官汐大呼,“我不会。”

    “不会?还有什么能难得住你的吗?好啊,我终于找到你的一项短处,过来,我教你。”

    尹涵亮手把手教她,握住上官汐的手。在她耳边一直说:“这样,这样,然后是这样……”上官汐手也不动,只是听她讲,感觉尹涵亮整个儿的环住自己,这样真实,简直像做梦,她最不相信谈恋爱什么的,她老觉得琼瑶剧矫情,她总觉得爱啊爱的,是浪费时间。

    她现在也在浪费这个时间,有这个时间可以挣更多的钱,她知道,可是她还是在浪费。

    因为这样的浪费是幸福的,所以觉得也很值得。

    尹涵亮看她在发呆,问道:“你真的很会偷懒,你都不做,都是我折的。”

    上官汐回神,道:“没有,我一直在看,可是很难,我恐怕要多学几遍,不如这样,等明年这个时候,你再教我这个笨学生,我要多学习几次才做的好。”

    “好吧,原谅你。点灯,把蜡烛放上面。”

    两人的纸船,入了水,尹涵亮让她许愿。“可是许什么呢?”

    “身体健康,父母平安,相爱长久,你想许什么就许什么。”

    “哦。”上官汐学着尹涵亮双手合十,学着她闭眼睛,但她还是不相信许愿能成真,人想要获得什么大抵是要靠自己努力的,许愿什么的,愿望很美好,不过不见得能实现,上官汐在心里叹了口气,她还是那个她,太理性了。她果然很笨,简单的东西还是学不会。

    尹涵亮许完愿,上官汐就问她,“你许了什么?”

    “不告诉你。”她转身走了,也不管上官汐跟不跟得上。

    “喂,等等,不要走那么快,这里人这样多,他们会挤扁你。”

    尹涵亮走在人群里,她回过头来,头上的钗环金光闪烁,她一脸带笑的说:“才不会。”

    上官汐突然觉得有些东西,是很迷人心的。她又开始觉得自己感性了。

    “快点,快点儿。”尹涵亮招呼她,她快步跑了上去,姿势难看的像一只熊,她穿太多了。

    走在路上东逛逛,西逛逛,时间很快就过去。街上有人呼叫着,“要放烟花了。”上官汐拉着尹涵亮要看烟花,“本来我们说除夕的时候要看的,可惜出了点事儿,但是这次看也不坏,你觉得呢?”

    “我觉得我们可以一边走,一边看,这样倒退着,一直倒退回城门口,这样在不同的地方看烟花,烟花就会有不一样的美丽。”

    “那样会撞到人。”

    “如果撞到人,就说对不起。”

    她们倒退着,上官汐觉得很有趣。烟花及时的升高,砰砰砰的炸开,璀璨的红绿青黄,美丽极了,而且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就算只是做最简单的事,也会觉得幸福。尹涵亮看烟花,上官汐会不时的去往尹涵亮脸上扫,看她满是幸福的看着烟花,她也觉得自己幸福。

    烟花的光不时映在尹涵亮的脸上、眸子里,绽放出别样风采。她不但看,还尖叫,跟所有人一起,“再来一个,再来一个!”热热闹闹,上官汐笑了,由衷的从心里笑了。尹涵亮看上官汐不动,就让她叫,“来啊,叫一个,你不是哑巴吧,来,叫一个。”

    上官汐道:“再来一个!”

    “太小声了,你是蚊子吗?”

    “再——来——一——个!”上官汐用尽全力,把心里的那股痛快喊了出来。

    烟花结束了,两人也退到了城门口,开始舍不得分开,手一直握在一起,像所有舍不得分手的人一样,絮絮叨叨,好像有说不完的话。

    “你什么时候来接我?”

    “等你允许出宫的时候。”

    “那是什么时候。”

    “不知道,可是我会等,在外面的时候,我会经常给你写信,信封上有道长字样,你要记得让人传给你,好不好?我会把自己做过的所有事告诉你,让你放心,好了,时候不早了,回宫吧,不然你父皇、母后要派士兵出来找,我会变成拐他们女儿的坏人。”

    尹涵亮挥手,可是脚却不动。

    上官汐让她进车里,“上去啊,不要舍不得,我们还会再见面。”

    “能不能抱我一下。”

    上官汐上前拥抱她,“好了,戏总有散场的时候,你就不要这样感性了,我们还会再相见,我保证,保证一万次。”

    “我知道。”

    两人还是不肯松手。

    “喊一二三吧,一二三,我们都松开。”

    “好,你喊。”

    “一……二……二点五……二点六。”

    尹涵亮笑了,“还说我,你看,你也是这样,不要拖时间,上官汐果断一点,你的狠劲呢,你的性格呢,你的邪气呢,对我使坏啊,对我果断一点,来,一、二,二点五,我也没出息了。”

    两人低着头看脚面,这真是一个很难下的决定。

    “公主,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小樱站在车旁叫着,她看好戏已经很久了,再不叫一下,这两人绝对会十八相送,人是送不走的。

    “是啊,该回去了。”尹涵亮回头对小樱说,一边心里在想着小樱什么时候来到车旁的,她怎么一点都没有察觉,她的武功是装饰品吗?耳朵也不灵光了吗?尹涵亮认真的对上官汐说:“我要走了,你不要再送我,不许舍不得我,我真的要走,我真的要走了哦,我这次真的要走了。”

    但她还是没走。

    上官汐又抱了她一下,亲亲她的额头,她下了决心。

    “走吧。”她先转头走了。

    尹涵亮再三的骂,“没良心的,不再黏糊一下吗?真狠心,得,我也走了。”她上了马车,一坐下来,就看见上官汐站在远处看她,她心中略暖,与她挥了手。马车动了,转弯了,尹涵亮自一个窗口,到另一个窗口,“记得想我知不知道?不许勾搭小姑娘。”这话有意思吗?

    小樱在旁翻白眼,公主这位巾帼英雄,也成了醋坛子了,爱情真真可怕,她摇着头,看尹涵亮不断的与上官汐交待无数要说的话。直到看不见人了,才坐下来,尹涵亮道:“好渴,回去我得多喝点水。”

    是啊,死命的这样喊,能不渴么?

    时间一晃又过去好几个月,春天了,桃花开满了十字林。这期间上官汐会经常给尹涵亮写信,稍解相思之苦,最近听闻她要从宫里出游,自然沿路多有安排。这不,尹涵亮的马车刚出了皇宫,就有小孩儿唱着歌围着马车要糖吃了。

    “不给糖,就捣乱。”

    车夫不得不停下车来,向尹涵亮汇报。

    “公主,有小孩儿围着要糖吃。”

    “赏他们几个铜板。”

    车夫给了钱,孩子马上递上信来。车夫上了车,将信交给了尹涵亮。尹涵亮看后,笑了,“去承恩寺。”上官汐知道她今日出行,特别安排了求签活动,预祝旅途顺利。她会抽到什么签呢?

    行了几个时辰,一直到承恩寺下,她刚下马车,就见台阶两旁站了许多人,手里提着花篮,还有人奏乐,上面就有东西滚下来,红地毯一直铺到她面前。

    她提着裙子走了上去,要看上官汐玩什么花样,这样会讨她喜欢,这还是上官汐吗?她每上一层台阶,就有人高呼‘千岁’,就有人冲她撒花瓣。恭祝她平安健康,丝柔在上面接着。

    “奴婢见过公主,公主千岁。”

    “丝柔,本宫好久不见你,你的气色真好。”

    丝柔笑道:“公主也是。”她万福时,露出一颗大钻戒。

    “你发财了?”

    “奴婢已经嫁人了,二少爷说,女人嫁人时,夫家要送一颗大钻戒,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情比钻戒坚。”

    “嫁人?本宫一点都不知道,事后再为你补送礼物,恭喜你。”

    “谢谢,好了,二少爷还有惊喜要送给公主,奴婢就不多耽误公主的时间了,请跟奴婢来。”

    尹涵亮随着丝柔来到了十字林,这里也铺了红地毯,还有一个巨大礼物待尹涵亮揭晓。丝柔指着说:“那是给公主的礼物,请笑纳。”她笑着离开了。

    尹涵亮走过去,看着树上挂着很多的签文,所有所有的祝福,所有所有的上上签。她看一眼,就感动一次,等走到礼物前,见是一个大木箱,上面还有锁,有铁链缠绕着,钥匙就挂在树枝上,她拿了过来,开了,将箱子打开,就见上官汐在里面,手里捧着许多花。

    “献给你。”

    “上官汐?”尹涵亮看看,似乎有些不相信,“你是我的礼物?”

    “送给你了。”

    “好大的礼物。”她惊喜着,拥抱了上官汐。

    “还有这个礼物想说,尹涵亮,感谢你帮助我断开我心中的魂结,断开所有的牵连,我爱你,比任何人都爱你,爱你就像爱我的生命。希望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嫁给我。我们重新在一起!”她期待着,尹涵亮却犹豫了。“怎样,你不答应?”

    “没有啦,就是人家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你还需要心理准备?那好,告诉我,是需要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还是一秒。”

    尹涵亮深呼吸了一下,将上官汐推进了木箱,顺手关上了木箱的门。

    可能需要一秒来平静她的欢喜。

    她吻上上官汐,好想念这个人,好期待和这个人在一起。这个人曾经说,你知道吗?并不是每一对爱情都会变成梁祝,不是每一对梁祝都会变成蝴蝶,我们也许只是一个蛹,深埋在地底下,然后时间到了,就会破土而出。

    这一次,她觉得自己的心中,飞出了蝴蝶。

    这样的喜悦!

    上官汐沉醉在这相聚的吻里,然后慢慢的睁开了一只眼睛,那份笑意里似乎有什么东西藏着,是她那惯常的邪气吗?她似乎又得逞了,怎么办?

    全文完

    2014年12月13日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大大们的支持!大恩不言谢。感谢你们给予我的每一天的快乐,再见!结文了,好开心啊,比剪刀手。还有撒地雷的亲们,感谢你们的付出。留言的亲们,感谢你们的付出。默默看文的亲们,感谢你们的付出。愿生活每天都开心欢喜~

总排行榜: 一世独尊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一剑独尊 作家养成日记 重生校园:最强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