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界在衰落了很多年之后, 终于迎来了昌盛。以往所欠缺的灵草灵药开始慢慢长了出来,只待时间成长。

    “或许千百年后,还能有些灵花灵草成精呢。”

    茶楼之内,一个长得颇为帅气的男修说。

    修士有灵力在体内,长得一般不会太难看。但他看了,他是现在在这里喝茶的人中最好看的,因此说话也最大声。

    坐在他隔壁桌的是一个精干的女修, 闻言放下了茶杯,说道:“你又如何知道,现如今的修真界没有妖修?”

    此话一出, 茶管中顿时笑开了。

    “姑娘,这玩笑可不好笑。”

    “正是,修真界都多久没有妖修出现了,这事众人皆知。姑娘莫不是第一次出门, 所以才不懂?”

    但看着不像啊。

    这位姑娘神情态度,包括一些小动作, 皆像是常年在外面混的修士。纵是现在坐在那里,也依然是一副防备的模样。

    在外面混,女人小孩老人都要掂量着惹,尤其这一位, 腰上挂着帝国的腰牌,因此也没人再笑什么转头就又聊起了别的。

    却没人看到,那名女修抖了抖手,几叶粉红色的花瓣落到了茶水里, 她再饮了一口,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还是加点儿自己的花更好喝些。

    他们妖修在外面的人并不多,她是其中一个。一般在外都只做普通散修打扮,如今却靠着白槿,占了帝国的名头,出门在外也不算是散修。

    果然还是有些好处,也有威慑力。

    如今的修真界帝国依然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大宗门之一,地位其隐隐还在白家,郑家,和剑宗之上。尤其在之前,他们将修真界跟高科技完美的混合在一起,联合白家一起搞出来了一个什么全息修真的游戏。

    那个游戏在帝国十分受欢迎,一些没有灵根的特别喜欢玩。

    当然,在修真界也一样受到欢迎,虽然他们在里面的修炼不会增涨灵力,但却可以用来切搓比试,练习术法。因为是虚拟的,所以并不会受伤,却也能体验到那种濒死的感觉,发觉出自己的极限。

    只是这游戏并不是谁都能玩的,需要注册码,而这个东西,却是还没大范围的发放。

    “听说今天的拍卖会上有,你是冲着这个来的吧!”有人问身边刚刚结识的‘同伴’。

    对方笑了笑,“我是想要,但估计拿不到。”

    也没人问他为什么,只因为这东西的价格势必不低,一些大宗门大世家都在抢,他们身上的灵石不多,还真没底气跟这些人抢。

    说着,就有人感慨道:“我若是生在帝国,该有多好。”

    立即有人道:“十几年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那人道:“此一时比一时,当时的帝国能跟现在的比?那时候他们有灵根的都未必能修炼,现在没灵根的都能感受一下修炼的痛快。”

    “就是,若我们是帝国修士,哪里会缺那注册码。”

    “就是白家郑家和剑宗似乎也有不少名额,全因着他们跟帝国之前关系好,这会儿就有后门可走。”

    “得了,我们也只能想想了。”

    “那晚上不去了?”

    “去。”有人道:“说不定能捡着漏呢。”

    花妖笑了笑,在桌上放了一块灵石买单,人却是已经走了出去。说来这拍卖会她去过不少,帝国的却是还没去过,今天正好去开开眼。

    因为她腰上的牌子,所以她可以走特殊通道。同样能从这边走的,还有白家,郑家和剑宗的弟子。其他人看着羡慕,却也只能排队领号,到的晚的,便进不去了。

    “唉,咱们要是也是帝国的就好了。”

    不是他们不想是白家,郑家和剑宗的,只是这三家收人特别严格。而帝国就不一样了,出自帝国就行。

    他们天赋灵根都不好,只能希望自己出身好点儿了。

    但这也只是想想。

    “要说这帝国,现在修真星这边说是戚嵘做主,但好像白槿的话语权也不弱。不过不管怎么说,他们倒是恩怨分明。以前跟他们关系好的,可都得了好处。”有人突然说道:“不过话说回来,敢算计他们的,也都没落到什么好。”

    “像是太玄宗,现在咱们还偶尔提提,等再过些年,看谁还记得有这么个宗门。”

    “当年多大的大宗门啊!”

    “还有和一门,现在完全不能跟以前比了。”

    “唉!”有人叹了口气,“我是真后悔啊,眼力不行。早知道有这一天,当时大家都嘲讽白槿的时候,站出来帮他说两句话,是不是现在也能得些好处。”

    “你就知足吧,咱们当年只说过几句闲话,无甚大事,那些动过手的,可就惨了。”

    “这话说的,谁敢冲他动手啊!”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合欢宗里的人啊,虽然没讨到好吧。不过这些年她们宗门可低调了,深怕再折腾出什么来。”

    “就那廖嫣,也已经不是大师姐了,为的是什么?”

    突然,聊得正起劲的两人听到身后有人问:“这白槿当真这么小心眼儿?”

    “什么叫小心眼儿,有恩报恩有仇报,这难道不是我辈修士该学习的楷模?难道要当那圣母,原谅一切害过自己的人?”

    这人说着嗤笑一声,“要当别人去当,反正我不干。”

    “对。”他朋友说:“我也喜欢人家这处事方式,嗯……如果能啥时候有机会帮到对方就好了。”

    他俩身后那人往后缩了缩,又忍不住问:“那两位道友可曾清楚,他们最近还有什么仇什么怨没报,有没有在找人?”

    “没有吧,他们现在权势这么大,还有谁是找不到的。”

    “就是。”

    “从没听说过,看来你也是打算帮忙去讨个好的啊,兄弟有眼光,可惜没机会啦!”

    说着话,便已经排到他们了。前面两人欢快的接过号走了进去,后面这位很是犹豫了一下,这才准备往前走。

    然而刚要进去,就见旁边的光珠被染黑,发号的人脸色当即就变了。

    “抓住他。”

    这一来,前面的两人也忍不住回头看过来,奇怪道:“这人干了什么,那光珠怎么是黑的。”

    站在他旁边的是一个拍卖场的内部人员,他说:“这人之前算计想要暗害我们白少。”

    “还有这事儿?”

    当然,那天死了和一门和太玄宗两派各一个化神期长老,还有一个不明身份的女魔修,最开始引他们出城的那个却是跑了。

    白沐瑶当时担心白槿,并没有追下去,这人却是一躲十几年。

    “真没想到,他竟然还敢来我们的场子,白少早就做好了能认他的宝物,就在那放着呢。”

    厉害,果然厉害。

    两个修士心道。

    紧接着又是万分的懊悔,“机会就在眼前,他们却没抓住。”

    “那人问的话就有问题啊,咱们当时怎么就没察觉呢。”简直气啊,“为什么啊,为什么没察觉呢。”

    然而已经没人管他们了,众人的目光都落到了那个魔修身上。

    对方显然是想逃,但帝国这边也是人多势众。除此之外,还有不少其他修士帮忙。跟帝国交好的,想卖这个人情的,反正要对付的人是个魔修,他们根本没有什么压力。

    最后,由拍卖行里面出来两个人,一掌击在魔修身上,将他打个半死,然后带了进去。

    “帝国的高手?”

    “听说叫周劲宇和郑兴林,天赋极好,筑基到结丹只用了十几年,简直堪称天才。”

    “据说他们以前连修真都接触不到,还是机缘巧合结识了白槿,这才跟着到了修真界,有了今天的成就。”

    得,越说越悔啊!

    他们当时怎么就没猜出来身后搭话的是个魔修,还是跟白槿有仇的。

    得,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能盼着错失了这个初一,在拍卖会上能点好的有个十五,拍到点儿好东西。

    即有一失,必有一得,“今天定然能拍到好东西。”

    他们这般安慰自己。

    那边周劲宇和郑兴林带着人去了包厢,“老大,运气啊,咱们不过就是顺路来瞧瞧,结果就撞上了这家伙。”

    白槿笑着点了点头,显然并不在意。

    魔修心中升起一丝希望,若是白槿并不怎么恨他,那他……但他着实想多了,常跟着白槿的人都知道,白槿那是并不将他放在眼里,却不代表他在干过那些事情之后,还能被原谅。

    带过来也是顺手,回头自然有该他的下场等着他。

    周劲宇随手一扔,就将他丢到了一边。

    但这不代表这魔修能逃,早在他上来之前,早就已经被封了修为,甚至打断了腿,现在要跑也只能爬着出去。

    而这里是白槿的地盘,他就算爬,又能爬到哪里去呢。

    桌边,白槿和戚嵘正在说着什么,偶尔眼神相对,那股腻呼劲直叫人想大呼虐狗啊。

    他们坐在顶楼看着,下面的人却是并不知道帝国的两位大佬在此。主持人自然也是竞争上岗,能站在这种大拍卖行上的,并不是一般角色。只见她三言两语之间,便将气氛带动了起来,东西也一样一样拍到了让人满意的价格。

    到最后压轴的,自然就是那款全息修真游戏的注册码,不多,今日只会拍出去三个。

    这东西一出,便是二楼和三楼的客人也均坐不住了。

    喊价声一浪高过一浪,白槿自是十分满意。

    周劲宇和郑兴林也特别高兴,毕竟修真界的生意一部分是端家在做,另一部分也有他们两家的份。当年决定跟着老大果然是正确的,如今他们有出息了不说,家里的生意都能做到修真界来了。

    这要换了当年,别说是他们,就是家里老爹也不敢想啊!

    最后,价格已经到了八万块下口灵石一个注册码,且还在上升中,到了成交价,已经高到了九万块灵石一个。

    能拍得到手的,果然都是二三楼的啊!

    底下有人感慨。

    可不么,一般散修,甚至是修为都不够上二楼的散修,就是撞过大运,手里头也不可能有这么多灵石。

    不过能见识这么一糟,他们就已经觉得十分高兴了。

    这才是第一个注册码,下面还有两个。第一个拍出去之后,众人就都等第二个。

    价格一样一路高升,最后停在了九万一千块下品灵石。

    喊出这个价格的是一个坐在一楼的修士,只见他脸颊泛红,显得十分激动,也有些志在必得的模样。

    第二块会高出第一块,也不奇怪,因为只剩下最后一块,且很多人还没出过价,谁知道到时候会不会更高。若是能多花一千块拿到,其实也并不算亏……

    但……

    台上的主持人却说:“我们不卖给你。”

    一楼的修士顿时就要炸,这他们一楼好不容易出个壕,你们就这么歧视……

    然而还没彻底炸开,就听台上主持人说:“门口写得清楚,东西不卖给和一门,请道友就算混进来也安安静静的,莫要捣乱。”

    众人:“……”

    切……

    怪不得这么有钱,原来是和一门的啊,估计是宗门出钱,就是个跑腿的。

    可惜了,就算你们变装混进来,依旧不是被识破么……何苦呢,谁让你们当时针对帝国来着。

    那人被认出身份,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想骂却又知道骂出来肯定立即被请出去。他此时此刻哪还不知,自己的身份早就被看穿,对方之所以放他进来,就是为了这么看他笑话的。

    今天之后,谁还不知道,帝国的东西不卖给和一门,而和一门想法设法的偏要买。

    当年的一个错误决定,毁了太玄宗,他们和一门也日渐衰落。尤其现在不光帝国,白郑两家的丹药和法宝也不卖给他们。短时间内还有库存过日,但长此以往……

    宗门危矣。

    楼上,周劲宇和郑兴林却是笑得十分开心。白槿也愉悦的眯了眯眼,惹了他,难道还想好过?

    戚嵘在一边剥了一个橘子,掰下一瓣递了过去。白槿压根没接的意思,直接就着他的手就咬进了嘴里。未了,还不忘坏心眼的舔一舔某人的手指头……

    周劲宇和郑兴林:“……”

    一个不注意,好像又被秀了一脸。

总排行榜: 一世独尊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一剑独尊 作家养成日记 重生校园:最强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