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海沟中, 将桑若召唤回来的巫师和异族们围绕着空荡荡的一个漩涡, 面面相觑。

    谁也没想到刚看到桑若露面,周围就起了一阵强风, 桑若的身影随之变得透明,并很快消失在原地, 像是被什么掳走了一样。

    一众巫师和异族们看着桑若突然出现又突然出现的地方,面色复杂:

    “这股力量。”

    “没错了, 噩梦世界有动静了。”

    ·

    桑若看着自己悬空的身体, 似乎有一双手环在腰间,将他拉进了这个世界。

    但是回头去看, 又好像没有人影。

    很快, 桑若落到了一条大道上,仿佛星空中的玻璃桥一样,空气中漂浮着一个又一个大眼睛的小团子, 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跳来跳去,只是那眼神不知为何隐隐有丝幽怨。

    “这是,噩梦世界?”桑若嘴角微抽,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如果不是那股气息还和从前无异, 桑若几乎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感觉到塞尼尔的心脏在发热, 桑若将它拿了出来,心脏的一角正在发光。

    桑若下意识地碰了下那发光的碎片,“哗啦”霎时有无数幻影出现在桑若身周,就像一块块有异样倒影的镜子碎片,填补了周围的空间, 桑若周边的环境也变了,似乎一瞬间从星空来到了陆地,或者说,他现在应该是在噩梦世界七大中心域的某一域。

    【哥哥……】

    听到奥里的声音,桑若心中一跳,回头就看到了奥里,不过似乎只是那些幻影中的一景。

    幻影一样的奥里,还是当年初见时那个躲在角落里的绿眼睛小孩模样,怯怯地看着自己,想靠近又不敢靠近。

    如果说友人的分身中谁最让桑若意外,理所当然是奥里。

    想到这个几乎真的被他当成弟弟的小不点,竟然也是对自己抱有异样感情的友人分裂出的一部分,桑若多少还是有些无语的。

    不过到底是去过一百七十年后,遇到过那个完全不一样的大奥里,桑若倒也不是真的那么难以承受。

    桑若:“奥里?”

    幻影奥里正抱着他的恐龙玩偶在角落扭扭捏捏,慢吞吞地伸着小脚,偷偷摸摸地想往桑若的方向挪,直到桑若出声,他仿佛真的能听到桑若的声音一样,忽然露出了笑脸,伸出小短手一下扑向桑若。

    像奥里以往那样,一下扑倒桑若身上抱住桑若的腿,成了一个小挂件。

    【哥哥,奥里以后给你写更多的书,写好多的头和腿给你,嘿嘿,奥里最有用了,《我的哥哥他疯了》已经被我写完本了哦!结局是哥哥和奥里快快乐乐地生活在一起了。】

    桑若伸出的手揉了揉奥里的脑袋。

    桑若:“奥里很棒。”

    奥里碧绿的大眼睛顿时像是溢满了星光,瞬间变得心满意足,随即,露出笑脸的奥里就化为星尘散落,那闪着光芒的碎屑仿佛一条细小的星辰之河,流入到桑若的手中。

    桑若这一时间,似乎忽然“听”到了塞尼尔心声,或者更贴切的说,是塞尼尔的意识流入了桑若的脑海中。

    寻求关注的脾,拥有着塞尼尔的憧憬之心。

    为什么桑若来到巫师世界后,会首先出现在奥里的身边,并不是偶然,大概是塞尼尔希望他来到这里。

    “咔”

    桑若回神看去,发现塞尼尔的心脏上,刚刚那发光区域,一条细微的裂痕在渐渐消失,碎裂的心脏终于开始出现了融合迹象。

    随着奥里的幻影消失,桑若又回到了星空之中的玻璃桥上,桑若看向前方的中心域,似乎他来到了另外一个中心域外,手中的心脏,此时又有一块碎片亮了起来。

    这块碎片越来越亮,亮得有些刺目,桑若几乎睁不开眼睛,直到适应了一会儿,周围的环境已经完全改变,桑若站在一众金山银山,甚至宝石山神晶山,周围连绵不绝看不到尽头的宝藏财富,一股浓浓的珠光宝气扑面而来。

    只是宝物散发的光芒,就要将人淹没。

    “呼啦——”

    一条布满金鳞的粗壮尾巴从一堆神晶珠宝中冒出来,扫地一般扫开一堆珠宝神晶,呼啦啦的停在了桑若身前,粗壮的尾巴尖微微勾着似乎想要将桑若圈起来。

    与此同时桑若脚下的金山银山发生了剧烈的震荡,一只硕大的爪子也从一堆金银珠宝中出现,一个庞然大物冒出头来,抖落一身的金银财宝。

    桑若:“……阿塞扎?”

    仰头看去,桑若就对上了那双灯笼大的金色竖瞳,它没有说话,只是低下硕大的脑袋来凑近桑若,金色的眼瞳闪亮亮的盯着桑若,大爪子不停地想要将最有价值的东西都堆到桑若面前,“昂昂”地叫着,仿佛在问桑若,你喜欢吗?这都是我为你攒下的老婆本,都是你的!

    还露出一脸渴望的眼神,钱都给你了,摸摸我吧。

    桑若失笑,抬高手碰了下阿塞扎布满细鳞的龙脸。

    【吼——】

    一声兴奋的吼,阿塞扎也化作了无数碎落的星尘,融入到桑若手中。

    “卡啦。”桑若看着手中,又一条裂缝消失。

    阿塞扎,欲求不满的肾。

    关于阿塞扎的很多信息也尽皆入了桑若的脑海,桑若这才知道,塞尼尔当初和他介绍自己的器官时,还是有所隐瞒的。

    之前桑若曾问过塞尼尔,如果他器官跑了会发生什么的时候,塞尼尔说了几乎所有器官,独独轻描淡写跳过了肾,现在桑若才知道,原来肾若跑了,塞尼尔的本体就会从头发丝上,自体分裂出几个孩子。

    让桑若意想不到的是,蜘蛛领主多米尼克,竟然就是阿塞扎离家出走时,塞尼尔本体自体分裂坠落的一根头发。

    桑若:“……”

    想到那个总是叫他贤弟并喜欢和他探讨织网技巧的蜘蛛领主,竟然只是友人的一根头发,桑若也不由得脑门微跳。

    ……

    【嘤嘤嘤,若若你终于回来了。】

    又一所宫殿,巴掌大的吉悠拍着翅膀飞了过来,抱住桑若的脖子撒娇似的嘤嘤大哭。

    “吉悠。”桑若伸手指摸了摸它的银色头发,哭得抽抽噎噎的吉悠被桑若安抚了一会儿终于停了下来,用小手帕擦擦眼泪,整理好衣装后,它拍着小翅膀飞了起来,升到在桑若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后,就笑嘻嘻地同样化成了星尘。

    【最喜欢若若了。】

    桑若摸了摸脸颊。

    吉悠是寻找清静的肺,用塞尼尔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又矫情又有很强的洁癖精。

    为什么当初接连从巫师手中逃出来后,吉悠会偷偷待在桑若身边不离开,对吉悠来说,桑若身边就是这世界唯一的净土。

    “喀拉”桑若看着手中的心脏再次愈合一条大的裂缝。

    ……

    【若若,陪我吃饭吧。】

    又来到一个不同的宫殿,还没站稳,桑若就听到了萨维的声音。

    幻影萨维正在一堆食物的餐桌上冲桑若招手,这个宫殿散发着一股浓浓的香味,甚至连上头的王座似乎都是很多根烤羊腿组合而成,餐桌和椅子似乎都是一些巨兽的脆骨,显然是萨维准备的餐后磨牙点心。

    桑若从善如流的入座,看着这个当初被他误认成是自己领地生物的萨维。

    大概是因为塞尼尔的感情影响了他所有的器官,连这个非常危险,饿起来连自己都会吃掉的胃,在看到桑若的时候也没有丝毫敌意。

    【好饱。】

    有桑若陪着,一直吃不饱的萨维,竟然没多久就吃饱了,惊喜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随即打了个哈欠。

    萨维是典型的吃饱了就困类型,他一本正经地挪挪臀部靠近桑若,到了一定距离,立刻一副很困地样子闭上了眼睛。

    萨维睡着了一般歪向桑若,不过脑袋刚靠着桑若一会儿,整个人就碎成一堆星尘。

    寻找美食的胃,永不能满足的萨维,但是在看到桑若的时候,他就会分享到塞尼尔的餍足之心。

    咔。

    第四条裂缝愈合。

    桑若揉了揉脑门。

    随着收集到的器官信息越来越多,无数信息整合之中,桑若也了解了不少之前不了解的事。

    比如第七中心域其实原本是萨维的领域,只是萨维醒来的时候太饿了,将他自己的中心域给啃了……

    如今的第七中心域是被萨维啃光了之后重新长出来的,所以第七中心域是所有域中最弱的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会流落到普通噩梦生物手中的中心域。

    第七中心域的域主都是窃取了萨维权柄的普通噩梦领主而已,所以才会被多米尼克轻松解决,不然就算多米尼克,也不可能杀死域主掌管的第七中心域。

    萨维等真正的域主们和噩梦世界同在,噩梦世界不灭,他们也永恒不死。

    比如多米尼克,他分裂出生时,塞尼尔的本体里只有胃还在,所以多米尼克克隆了萨维的贪婪和紫色双瞳,却又比萨维多了丝属于脑的冷厉。

    肝脾肺归大脑管,胃肾归心管,所以多米尼克可以说是融合了大脑和塞尼尔一些特性,从某些方面来说,其实多米尼克的性格才应该是最接近塞尼尔本体的。

    这个可怕的猜测让桑若顿了一下,随即又觉得是他想多了,毕竟多米尼克只是一根头发,继承到的大脑的理性很少,也没有多少心脏的感性,几乎全被萨维的贪婪覆盖。

    桑若摇摇头。

    还有一个桑若终于搞明白的事,就是关于塞尼尔本体的疑惑。

    塞尼尔的本体一直处于沉睡中,所以器官才会乱跑,他本体的意识无处不在,分散在各个器官中,不过主意识只会徘徊在大脑和心脏之间,其他器官中则是分散着大量本体的潜意识。而当塞尼尔醒来的时候,所有的器官都会沉睡,进入整合工作状态。

    现在,他是醒来的。

    就在桑若思考着塞尼尔和“塞尼尔”以及“塞尼尔”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时,他又被手中的心脏指引着,来到了一个新的宫殿。

    刚落地,桑若就听到了那直入人灵魂深处的海妖之声。

    仿佛海浪般一波一波地侵蚀人心。

    是引诱游人沉沦的死亡之声,却让人甘愿地身死其中。

    【我的心

    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你

    我的肝

    只为你歌唱他的诗意

    我的脾

    渴望你的关注和在意

    我的肾

    愿和你合二为一

    我的肺

    希望呼吸的都是你

    我的胃

    企图着将你吞到肚子里

    我的脑

    他没有了他自己

    丢掉他吧

    就这样,继续渴望着你

    何时

    你会接受我的心意

    何时

    你会接受我的心意】

    “厄尔。”

    看着抱着竖琴弹唱的厄尔,桑若仿佛回到了希内学院的那个下午,望着在阶梯上唱着歌仰头朝他露出笑脸的青年,希内的幽灵蝶在微弱的曦光下,绕着青年的指尖翩翩起舞。

    一个晃神,幻影厄尔已经微笑着走到了身前,桑若看着厄尔张开双臂似乎想要拥抱他,却在这瞬间化作星尘散落,而这时,桑若手中的心脏上,只剩下了最后一条裂纹。

    这条裂缝是最大的一条裂缝,几乎贯穿了整个心脏。

    周围的宫殿再次碎裂,桑若又一次回到星空中的玻璃桥上,只是这一次他却正好站在一扇巨大的门前。

    在这扇门前,桑若似乎听到了不少消失了的噩梦生物们,惊恐的窃窃私语,不过很快,那些声音一扫而空。

    “吱呀”门开了。

    这是噩梦世界流传的绝地,第一中心域。

    咚、咚……

    桑若看着手中整个都亮了起来,并一点点传出跳动声的心脏,朝着宫殿里头走去。

    桑若本以为自己最后会看到那珂,却没想到自己会看到一个成年了的塞尼尔。

    “若若你来了。”宫殿中心的王座上,那个成年的塞尼尔冲着桑若笑着,心口一个巨大的空洞看起来触目惊心。

    桑若从这个塞尼尔身上感觉不到任何的生疏感,但是明显他又和自己的友人塞尼尔有些不同,哦,其实也不是那么不同,他最开始遇到的,那个从星空中走来,微笑着向他打招呼的塞尼尔,似乎就是这样的。

    只是渐渐到了后来,塞尼尔抛掉了他的脑子,抛掉了他的肝脾肺肾胃,就变成后来他认识的那个越来越傻的塞尼尔了。

    眼前成年的塞尼尔似乎并不能从王座上站起来,但是他却比奥里等人的幻影之身真实太多,是完完全全的实体。

    这是,大脑?

    桑若疑惑地看着他:“你……我应该叫你什么?”

    “塞尼尔,我当然是你的塞尼尔。”塞尼尔露出了笑脸,明明看起来很镇静的样子,但是那代表塞尼尔的心脏还在桑若自己手中,桑若却好像能从心脏的跳动声中感觉到他的紧张和欣喜。

    桑若看向手中的心脏示意塞尼尔:“这个,我怎么给你。”

    “若若你能走近点吗?到我身边来。”说着,塞尼尔幽幽地叹了口气,“如果可以,我真想让我的心脏一直待在若若你的手中,这样我们就能永远心意相通。”

    桑若:“……”

    塞尼尔是说不出这种话来的,他没有这个脑子。

    离得近了,桑若才发现塞尼尔的眼睛是冰银色的,那明显是那珂的眼睛,只是他此时笑意盈盈,眼中全是自己的倒影,看起来倒是没有了那珂的冷意,反而完全是塞尼尔的模样。

    虽然桑若和那珂等人也都有很多接触,但是他最熟悉的,当然还是在梦境世界陪伴他数年的塞尼尔。

    那是桑若最孤独绝望的时候。

    整个世界空无一人,只有血腥和残忍,直到塞尼尔找到他,桑若荒芜的世界才多了几分色彩。

    塞尼尔对桑若的意义,是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

    看到眼前人的样子,尽管有些地方和塞尼尔还是有不少差别,但桑若还是不由得放松了心神。

    桑若被塞尼尔拉着坐在他的王座上。

    桑若看到他手中的心脏还剩下一道裂缝,“你的心脏怎么还有一道裂痕,这要怎么办?”

    塞尼尔眼睛亮晶晶地看着桑若:“因为我说了那么多声我爱你,若若却没有一点回应,它当然好不了。等时间一长,伤痕会越来越深,甚至消失的裂痕也会重新出现,然后哗地完全碎掉。”

    桑若看着塞尼尔:“……你这是苦肉计吗?”

    塞尼尔过于兴奋的表情立刻收敛,变成了微微幽怨:“若若,你爱我吗?不爱也没关系的,反正我的时间很长,会慢慢等你爱上我,如果有人想和我抢你,我就悄悄把他们都吃了,若若,若若,所以既然早晚会爱上我,你能不能早点爱上我呢?”

    桑若看着塞尼尔那晃着他几乎要撒娇起来的样子,仿佛又从这个塞尼尔身上看到了吉悠等人的影子。

    少年塞尼尔虽然也粘人,可是却没有这么爱撒娇和强势。

    塞尼尔的本体竟然是这样一只撒娇精。

    但是不得不说,桑若被他晃得有点心烦意乱了,心跳都变得有些快。

    “我也……”桑若几乎要脱口而出的时候,忽然想起来塞尼尔的心脏还碎着,立刻停住,手握着一颗心脏和心脏的主人谈情说爱的,这感觉可真是古怪。

    桑若:“怎么样你的心脏才会好?”

    塞尼尔一本正经地对桑若道:“只要你对它说一声我爱你,它就会自己粘起来飞回我的胸腔中。”

    “……”桑若顿了片刻,看着这个塞尼尔道,“那还是让它碎着吧。”

    “啪”桑若手中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低头一看惊讶地发现之前刚拼凑起来的一团心脏,突然多了很多裂纹,碎的更厉害了。

    桑若:“……”

    桑若看向那边的塞尼尔,塞尼尔捂着心口有些可怜兮兮的样子,目光中透着一股哀怨在看着他,他身上刚刚那股属于那珂的精明感顿时消失的一干二净,桑若好像看到了原来的那个塞尼尔,甚至还有阿塞扎的感觉。

    “若若,疼。”塞尼尔一脸受伤了的表情,捂着心中苟延残喘的样子,一副你不揉揉我的心口我就好不了。

    桑若:“……真的疼?”

    塞尼尔举手发誓:“真的!不信你揉揉我胸口。”

    看这个样子也不像是真的,但是桑若不得不说,他有点拿这个样子的塞尼尔没辙。

    吸了口气,桑若托起手中的心脏:“我爱你。”

    咔……

    咔。

    心脏中心,最大的那条裂缝,果然一点点地开始愈合了起来。

    塞尼尔抓住了自己的心口,脸蓦地绯红,几乎想要立刻化成一滩水,被桑若完整地捧在掌心里。

    塞尼尔目光缱绻地看向桑若,正要来互诉一下衷肠,表达一下爱意,却见桑若的注意力完全被修复中的心脏吸引了过去,根本没有看这边的他一眼。

    塞尼尔:……

    桑若:“真的在恢复,现在怎么办?要把它送回你的胸腔?”

    桑若倒不是真的注意力全被心脏吸引了过去,只是难得的有点不好意思,所以不想去看塞尼尔的脸,用眼前的心脏转移注意力。

    但是显然那边心脏都被人握在手里的塞尼尔,还是没有和心上人完全心意相通的本领,看着那颗“备受宠爱”的心脏一脸冷漠。

    心是什么玩意,要它何用?

    就算是心脏,也不带这样吃独食的,独自抢占桑若的注意,太不是个东西了!

    塞尼尔忽然将桑若压在了王座上,随手挥开了桑若手中的他自己的心脏,仿佛挥走了一团垃圾,而后一脸深沉地道:“若若,他只是个心脏他又没有脑子,你对他说话他听不到的,你应该对我说才对。而且说是心脏其实不过就是一团肉球而已,他又不能让你快乐,丢掉算了。”

    桑若:“???”

    桑若下意识地想着这个画风是哪个部分地潜意识,最后觉得这有点像肝脏厄尔和肾脏阿塞扎或者还有大脑那珂的组合体。

    被塞尼尔压在身下,还没回过神,就发现自己被亲了两下的桑若,一脸惊奇道:“塞尼尔,你这是在对我耍流氓吗?”

    塞尼尔看着被他压在身下,越发显得秀色可餐的桑若,听到桑若的问话,微微眯起眼道:“是。”

    塞尼尔又低下头就亲了亲桑若,虽然他也是塞尼尔,但是塞尼尔却不是全部的他,保持着完全被俘虏的心脏的那个怂样徐徐图之撒娇缠磨实在太为难作为本体的他了。

    堂堂噩梦之主,求爱求欢还需要靠撒娇?笑话。

    周围亿万世界里能找出来几个有能耐拒绝反抗他的生物吗?

    心灵已经沟通完毕的他们,现在不是就该开始**沟通了吗?

    桑若眯起眼:“起来,不然我就不喜欢你。”

    色迷心窍的塞尼尔一秒从桑若身上爬了起来,一边将刚刚被他压到在椅子上的桑若扶起来,一边老实端坐着,正正经经地询问桑若意见:“我听说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若若我的老婆本已经梳理好了,我们是不是先结成灵魂伴侣有个名分比较好?”

    话没说完,塞尼尔忽然感到一阵颠簸,愣愣地看着上方桑若的脸,直到回神才发现自己竟然反过来被桑若压到了!?

    塞尼尔:“???”

    桑若捏捏塞尼尔俊美的脸:“对我耍流氓?”

    “嗯……嗯。”塞尼尔胸腔狂跳,似乎在召唤自己的心脏,在不知不觉中,刚刚被他拍到一边的碎裂心脏竟然完全愈合了。

    桑若:“想要听我说情话?”

    “嗯……嗯!”塞尼尔脸色通红,桑若看到,被塞尼尔拍到地上的心脏竟然消失了,而塞尼尔心口的洞正在慢慢恢复。

    “嗯~”桑若故意沉吟了一声,在塞尼尔从期待变得幽怨的目光中,忽然低头笑着亲了他一下:“塞尼尔,我也爱你。”

    塞尼尔睁大冰银色的双眼,这一瞬间心脏好像膨胀满了整个胸腔,塞尼尔伸手将桑若拉进怀里,紧紧抱住:“若若。”

    这一瞬间,桑若感觉那种完全属于塞尼尔的感觉也回来了。

    ……

    “若若,我要亲你了,不许反对。”

    “嗯。”

    “我要耍流氓,不许说不喜欢我。”

    “呵。”

    塞尼尔表示就算若若呵他,他这次也绝对不怂。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了。

    到这里就是正文完了,结尾有点仓促,应该还有一两章番外。

    最近眼睛的老毛病又犯了,一看电脑手机就眼疼,折腾了几天决定一口气写完,不用大家再等来等去。

    这些天身体各种出毛病,胃炎犯了一直呕吐,查出幽门螺杆菌阳性,肝损,眼睛疼,写完这本我要好好休养一两个月了,下本最早也得一个月后再开文,最迟两个月吧,我这么坑的作者,也不知道下本还能不能看到大家了XD

    亲爱的们有缘再见。

第258章 塞尼尔和桑若https://www.lxvod.com/32_32909/258.html
总排行榜: 一世独尊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一剑独尊 作家养成日记 重生校园:最强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