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午轩[娱乐圈修真]最新章节!

    至此,午轩报复完毕,将身上所有坏的因果彻彻底底的斩断!

    没有坏的因果阻拦脚步,没有阴霾遮蔽方寸灵台,午轩宛如瞬间洗去了一身灰尘,整个身体、整个魂魄都显得轻松下来。他灵台一片空明,心中一动,天降灵感,让他顿时又有了悟。

    他心中一动,再次化光来到东海。

    他隐身于东海高空云层之中,许盛阳生怕搅扰他感悟,一声不出的守护在他身畔为他护法。

    “距离上次杀劫,至今尚不足百年,为何杀劫再次降临修行圈?尤其现在的修行圈,比上次杀劫时又小了许多。一年年下来,天地间,灵气没有什么恢复迹象,而科技的发展,又让世人越来越看重外物,越来越忽略自身的修行,天时地利人和都无益于修行之道,觉醒灵觉的人便也越来越少……就是如此小的修行圈子,还要如此频繁的迎来杀劫,究竟何以如此?”

    午轩静静的站着,暗暗的想着,偶尔抬头,极目遥望四方,试图捕捉法则显化于这方世界的痕迹。

    到他这个境界,本就对神人才能掌控的法则有所感悟,而今,他断去无益因果,灵台扫去尘埃,对天地之间的法则感应更加明确,也更加明白了自己的修行方向,以及跨越那道神人门槛的方法。

    一面试着去捕捉灵感,感悟法则,午轩一面犹如醍醐灌顶般的思量着:

    “世界也有生老病死,世界的存在,需以生灵为本才能长存,才能永葆青春。”

    “此方世界,也不知久远之前发生了什么,以至灵气缺失,不见仙人,天地元气对修行者的助益越来越小,以至于世人越来越注重于身外之物,已经偏向于科技世界的发展。可即便是科技世界,也不能只是科技,没有生灵。生灵本身也必须发展,必须进化,必须强大,否则科技早晚会成为威胁世人的一把双刃剑。这一点,倒是那些科幻电影中常有涉及,偏偏却又只存在于虚幻的影视想象中,世人在现实中只是将之当作戏剧,根本没有予以重视。”

    “生灵就是这世上的‘根本’。生灵的进化变强,便是此方世界的进化变强。”

    “但是而今,世上以人类为尊,人类却一心偏向于追求外物,自身比之以前,虽然普遍的身体素质有些提高,但是作为生灵之精华的修行者却越来越稀少。这可绝对不是世界‘根本’的进化!”

    “对世人而言,或许是时代越来越好,人们过得越来越享福,但是,对于这方世界来说,它的根本所在正逐渐偏离正轨,不是在积极向上、进化进取,而是在僵化石化、衰败枯萎!”

    “于是,杀劫在上次刚过不到百年之时,便又提前降世。”

    午轩想到这里,渐渐的,对天地间法则的试探感悟又真切了一分。

    他对杀劫的意义也更增明了,不由暗暗叹息。

    他都能想到这一点,难道世上那些超然物外的神人就想不到不成?为何一年年的,竟把“修行者”之事捂得死死的,不让凡俗知道世间有修行者的存在?不让世人仰慕仙道,如何壮大修行圈?

    原因正是他刚开始修行时所想的那样:灵气不足,支撑不住太多修行者的吞吐。

    本来,这种想法随着他的修行强大,随着他濒临神人境界,对神人的那些了解,而渐渐有些怀疑。现在,随着他对法则的真切接触,竟又更清楚的确认无误——世间这么小的修行圈子,对于这方世界来说,竟然还是不堪负重!可见这方世界的根基本源曾经被多么严重的损毁过。

    之前他刚开始濒临神人境界时,便已意外之极的察觉到,到了神人境界,居然对世间的元气不再那么渴求,哪怕不用天地元气,也能长存于世!这与他之前所想的天差地远。

    他本以为神人对元气的需求更加庞大,所以才把持修行圈子,不让过多的修行者出现,以免消耗他们神人所需。却不料,神人修行,吐纳吞食的竟然不是天地灵气,而是那日月星光!

    掌控法则,将之作为无形至宝,从而炼化日月星光哺养自身!

    这才是神人修行之道!

    如此一来,神人如果足够努力,甚至不仅不需要消耗天地元气,反而还能将自己转化的日月星光反过来填补这方世界,增强这方世界的元气本源……

    现在,他更深刻的明白:神人稀少,虽然称神,却也是人,一人之力吞吐的日月星光,只怕仅仅足够自身的修行,哪还有余力去反哺这方世界?如果只一味的反哺这方世界,只怕自己修为都难以维持。偏偏这方世界,修行圈子又不止一个。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谁都不知傻瓜。

    午轩思量前后,结合他看过的那些古籍,心中也有猜测:多少年来,料想不是没有神人试图联合整个世界的神人一起相互守望,守护这方世界,但是结果……看看如今世界的境况,已经显而易见。

    不能联合整个世界的神人一心,那就只能寄希望于自己所在的修行圈子中多诞生几位神人了。

    “杀劫起,神人出。杀劫起时,会消耗掉一些只顾吞食天地元气而对天地无用的懒散庸碌之辈,其中,因果缠身罪孽深重之辈是最难以避开这场杀劫的,就算他们龟缩海底,也会非常巧合的有杀劫降临到他们身上,功德加身者在杀劫中或能避开,却也不是绝对。消耗掉这些庸碌之辈,也就减轻了这方世界天地元气的负担。与此同时,神人出,更能炼化日月星光,或多或少的反哺这方世界。”

    这就是杀劫的意义罢。

    由此也体现了这方世界的发展需要:生灵必须本身强盛,发展外物也不是不可,却不能一味的只依靠外物,而舍弃自身修行。生灵中的精英是必须的,此处的“精英”却不是指科学家那种才智,而是指“神人”这种修行强者,这种精英才是这方世界必须有的,也是这方世界垂青并扶持的。

    只有神人不断增多,才有可能挽救这方世界!

    午轩静立空中,对天地法则的感应越来越真实。

    神人门槛,在这一瞬间,就在他眼前!

    以前是咫尺天涯无处寻觅,现在是近在咫尺触手可及。

    午轩心中有欢喜浮现,欢喜于对道的感悟,又安宁于清净灵台,心湖不起波澜。

    他本是神魂显化之身,这时却遁入水墨空间,进了肉-身,又转瞬以本体-肉-身遁出,还是静立原地。就在这东海上空的云间,他全心全意的感悟大道。

    他运转自身功法,忽而从容盘膝趺坐。

    有白云自发凝聚,托住他身。

    有霞光无中而起,轻盈的披在他肩头。

    天地之间,似乎又有玄妙道音响起,灵台放空时,道音近在耳畔,仔细倾听时,却又无处可寻。

    午轩从容沉静,双眸深邃,意态安宁。

    随着他运行功法,感悟大道法则,一点点试图跨越神人门槛,他的肌肤上有洁白灵光隐隐浮现。洁白灵光仿佛春雨细无声,仿佛无形无质的虚幻,实则真真切切的改善他的肉-身,助他脱胎换骨,助他进行生命本源的进化和升华……

    许盛阳见他灵光环身,如神如仙,不由得内心发烫,眼中升起浓重的恋慕之色。但转瞬之间他又清醒过来,打起十二分精神戒备四周,手中执掌午轩为他寻来的宝物,不敢有丝毫的轻心大意。只是心里不由自主的想着:“我家午轩要成就神人了,神人的午轩,我的午轩……”

    自豪,狂喜,期待,祈祷,祝福。

    唯有这些,没有失落,也没有隐忧。

    若是放在以前,许盛阳面对拥有如此成就的午轩,少不得会再生自卑之感,暗暗忧虑自己是不是会越来越配不上午轩,日后跟不上午轩的脚步,以致最终守护不住自己对午轩的爱情。

    然而现在,他自身也已经是显化强者,虽然与午轩相比,他的实力不值一提,但他自身的道心也是坚定不移。他是由午轩引导上了修行之道,正是出于他对午轩的情感,他才能不怕那诸多艰难,一直刻苦至极的修行到现在。可以说,现在,他对午轩的情感和信任已经成为了他道心的一部分,自然同样的坚定不移。他坚信自己能守护住自己与午轩的感情。

    现在面对午轩的感悟,他只是欢喜,毫无隐忧。

    曾几何时,他许盛阳,那个只敢偷偷暗恋午轩,深藏自卑情绪的平凡男生,已经成为擎天立地的刚强男人,已经成为世间少有的显化强者,飞天遁地罕有不能。

    许盛阳隐身不动,双眸炯炯,静立午轩身侧不远处,警觉的环视六面八方。

    忽然,许盛阳心中一寒,一股无边的黑暗阴冷之感,以一种出其不意的方式,诡异的缠上他的心头。甚至连他的识海思维中都瞬间由纯粹的冷静戒备,而感染上嗜血嗜杀的黑暗狂躁情绪!

    极夜太阴玄光!

    许盛阳瞬间惊怒无比,极夜太阴玄光销声匿迹数年后,居然在现在午轩正在晋升神人境界时再次蹦达出来!想要利用他来阻挠午轩成道吗?许盛阳心头大恨!猛地激发午轩为他设下的咒法!

    幸好,许盛阳在午轩的悉心调-教下,在水墨洞天中磨炼多年,修行多年,借助午轩早前为他设下的数道保护符咒护佑,即便被极夜太阴玄光突袭,他也成功守住本心,灵智没有被扭曲。

    下方,东海海底,一股阴冷之意渐渐弥漫开来。

    那里本有的神人封印已经不全,薄弱处,有诡异的黑丝游动而出,像是有生命的线虫一样,挣扎着要摆脱封印的枷锁。而那些黑线挣扎去往的方向,赫然是一致的往上,直指一处!

    极夜太阴玄光无法被灵觉扫探,只能用肉眼观之。

    但那也要看是什么样的灵觉!

    以前的午轩,哪怕是昨天的午轩,只怕也不能用灵觉扫探许盛阳体内的极夜太阴玄光,更无法看到海底的黑线所在。但是现在,午轩心境无痕,灵觉感应方圆百里的天地,以法则为依凭,空中云层、元气水雾、海水海沙、游鱼海藻等等一切虚虚实实都难逃他的灵觉感应!

    他现在正处于触摸法则,意图跨越神人门槛的境界,连法则都感应得越发真切,更何况是远远不能与法则相提并论的极夜太阴玄光?海底的那些黑线,不就是被神人以法则之力封印的么?

    “原来如此。许盛阳身上的极夜太阴玄光,果然是出于此处。”

    午轩灵觉一扫,冥冥中,无悲无喜,不需要分心他顾,只在感应法则时,自然而然的借助法则推演前后来去,一个刹那之间,便将极夜太阴玄光的来龙去脉中,抛却涉及神人的部分,其余部分都被他看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固然现在天机紊乱,但他对极夜太阴玄光眼见为实,又有之前这些年来对许盛阳体内极夜太阴玄光的探察推演,再借助他此时触摸法则的绝好时机,单纯推演极夜太阴玄光一物,又有什么难处?

    万物有灵,极夜太阴玄光乃是极阴、极暗、极恶之物,它竟也诞生灵性,如果任由它壮大下去,难保不会诞生真正的灵感智慧,乃至为恶人间。到时候,只怕连神人都难以再将它除灭。

    故而,数百年前便有神人出手,将它封印。

    至于为何不是将它除灭,而只是封印,想必是要借它炼宝。这一点因为涉及神人,具体因果并不清晰。不过,多年后,这团极夜太阴玄光竟被“极夜圣教”得到,让极夜圣教借此发展壮大。又是多年后,有仙门修行者下山,辅佐朱棣登基,借此从龙之功,似乎在谋划什么,其中也是涉及到了神人一般的存在,不能从天机中探究清楚。而后,那仙门屠戮极夜圣教,将之灭门,将极夜太阴玄光抢夺到手,封印于如此海底。再往后来,那仙门似乎也遭受报复,消泯于世间长河之中……

    时光荏苒,极夜太阴玄光被封印于海底之后,又经过漫长的六百年,在上一次杀劫之中,它便要挣扎逃脱,却又被当时的神人加重封印于此。一直到十多年前,玄光核心部分才终于悄然突破一丝封印,挣扎着逃脱出来,却已经是濒临灭亡,只剩一点玄光残存,不得不藏身于海贝之中。

    最后,“有缘人”许盛阳傻乎乎的捡贝壳,把极夜太阴玄光捡到了自己身上。

    从此之后,极夜太阴玄光便寄生在许盛阳的肉-身神魂之中,一直到现在。

    “极夜太阴玄光,从诞生到现在,总是伴随着杀戮和灾劫。单单是经我推算,便有两个门派伴随着它而灭门。涉及神人的部分我推算不清,想来也无好事。若是它全盛之时,只怕神人都要小心应付才能不受其害。但是现在,它只是苟延残喘,能奈我何?”

    午轩闭目不睁,心念电转,手中捻住法诀,灵觉紧密的关注着许盛阳的状况,却没有立即出手,只待恰当时机。心中暗道,“这极夜太阴玄光既然害了许盛阳前世,今生,我便拿你来成全他罢!也是因果报应。或许,此事也同样是我的成道之契机。”

    极夜太阴玄光以前沾染了两个门派的杀孽,哪怕逃脱封印,也绝对避不开这次杀劫风雨。

    而前世时,许盛阳受极夜太阴玄光所害,造成杀戮无数,在杀劫中越陷越深。午轩虽没有活到杀劫结束,现在却能看清许盛阳的结局。受外物感染神智,连灵台都保不住清明,连自主都极难做得,绝对不是杀劫主角,那便只能是随波逐流,在杀劫中必定消亡的一份子,只是消亡的有早有晚罢了。

    想及此处,午轩心中不由怜惜,想来他前世去后,许盛阳也没能活过多久吧?

    午轩此刻终于将自己晋升神人的所谓“推力”了然于胸。

    他苦修于前世,悟道于今生,一步步走来,乃是脚踏实地,毫无虚妄,根基深厚至极,又有水墨洞天画卷、禅印菩提相助于他,他自己修行到神人门槛,晋升触手可及,只待契机来时,他抬步便能迈过!哪需要什么“推力”?他自行买过神人门槛,那他就是货真价实的“以力成道”,乃是成就神人的最高水准,一旦成就神人,即便是在神人之中,他也能算是强者,不是等闲“功德神人”可比!

    何为“功德神人”?

    王稻恩那种必须借助改朝换代之功德才能成道的神人,便是“功德神人”。

    功德神人到底比那以力成道的神人差了些,否则身受重伤后,也不至于多年都无法痊愈。

    午轩若是以力成道,成就神人之后,一瞬间就能压过功德神人王稻恩一头!

    “我修行两世,若要成就神人,自身便可行事,根本无须其它推力!但我又的确是在了断因果后,在灵台清明时‘心有所感,意有所动’。原来如此,竟还在‘因果’这一词。”

    若说“推力”,那么,他偿还那些与他成就神人有关的因果,无论那因果是善果还是恶果,偿还之后,再无缠身阻力,让他得以一身清清爽爽,从从容容的迈过神人门槛,这就是他的所谓“推力”!

    午轩灵觉留意着许盛阳的状况,默默地想着,心中再无疑惑存在。

    “我前世灵根损毁,实力难以发挥完全,处于‘弱势’;偏我为了自救,多方搜寻灵药,此事想掩盖都掩盖不得,此乃是‘怀璧其罪’。正因如此,我虽无害人之心,却屡屡为人所害。而我多次遇险都九死一生,固然是因我自身的拼杀,其中还有别人的护持……”

    午轩以前只道是石振念着父子血脉之情,暗中护持于他,他才能在某几次难以避让时化险为夷,所以他前世自知将死,也要去那游轮上救助他们一家三口,算是偿还石振的情分,才好走得干干净净,不欠任何人情!那时他可绝没想到自己竟然还有重回少年的奇遇。

    而今濒临神人,因果显露眼前,再无迷雾遮拦,他才知晓,当初护持于他的人并非只有石振。石振毕竟不是修行者,他一介凡俗,还有多方顾忌,就算掌舵石家,又能分出多少能量来帮扶他?

    那几次帮助他化险为夷的人,根本不是石振家中供奉,而是被极夜太阴玄光缠身的许盛阳。

    午轩心湖漾起一丝波澜,竟有几分酸楚掠过。想来那时许盛阳正在挣扎于极夜太阴玄光对他神智的侵染,杀戮之意在心中叫嚣难耐,不好现身见他,免得极夜太阴玄光一盛,许盛阳神志不清时,只怕根本分不清面前之人是谁,只会一刀挥出满足极夜太阴玄光对他的杀戮侵染。

    后来许盛阳现身在他面前,意图用极夜太阴玄光将他也侵染了,那时候,许盛阳已经是“病入膏肓”了罢?尽管如此,许盛阳意图用极夜太阴玄光侵染他时,说的也是助他治愈灵根……

    “如果没有许盛阳前世的多次搭救,我只怕活不到前往游轮之时便为人所害,性命都无,只怕也就遇不到重返少年的巧合奇遇。如此也就没有现在得我,那我早就亡于天地,何有道在?”

    “前世之恩未偿,今生如何成道?”

    “原来如此,此前在石家因果清时,我之所以‘心有所感,意有所动’,乃是因为感应到了那冥冥中最重的因果。而许盛阳就在我身边,我竟不知是他引起,只自寻到这东海之上。”

    午轩心中再如何沉静,也不由泛起几分柔情。

    心道,“细数今生,我虽不知前世被他所救,但今生见他便觉欢喜,最初引他为友,助他锻炼体魄,引他入道,又引他为挚爱,护持他修行,怕他过于顺风顺水,又带他历练于天南海北,以堂堂正道,引导他修行大道。这一切,又何尝不是冥冥中,我对他的报恩和偿还?”

    “如今,极夜太阴玄光,便是我对他前世之恩的最后偿还。待此恩还过,我便再无阻路之物。我之道历经两世,已是水到渠成,成就神人,便在今日。今日之后,我与许盛阳之间不再被因果所左右。我们以后双修相扶,共参大道,不为其它,只因我们对互相的情意爱重。”

    午轩眼眸微微睁开,看向海下,灵觉四处弥漫,同时也一直严密的黏在许盛阳身上。

    许盛阳气宇轩昂,挺拔如柱,尽管因为极夜太阴玄光的发作而神魂剧痛,却仍是借助午轩早前在他身上设下的重重咒符而坚持守住神智的清明。但是由此一来,极夜太阴玄光也挣扎的越发凶狠。许盛阳强忍痛楚,无声无息的远离了午轩几丈,生怕搅扰到午轩悟道,他紧咬牙关,连一丝声音都没有发出。与此同时,他浓眉皱紧如剑,双眸炯然,还在环顾四周,谨防任何可能搅扰到午轩的东西。

    海面之下,一丝丝黑线挣扎着摆脱陈旧的神人封印,欲要回归那寄生在许盛阳身上的玄光核心。

    随着它们的出现,许盛阳身上的极夜太阴玄光挣扎更紧。

    许盛阳渐渐难以忍受,浑身冒出冷汗,精壮的肌肉绷紧虬结,双手握紧,青筋暴露。

    午轩不免心疼,微微蹙起了眉头。

    为防极夜太阴玄光依凭本能,自损八百也要伤敌一千,他毕竟还未成就神人,到时只怕难以及时救下许盛阳,他只能硬生生的维持着冷静理智,并不提前出手,只自静待那一丝时机。

    现在,许盛阳体内扎根寄生的极夜太阴玄光,本能的察觉到天地法则在午轩身边的变化,本能的知道存亡危机近在眼前,才想要发作侵染许盛阳,以便利用许盛阳阻挠午轩成道,以免午轩成就神人后将它灭杀。然而,许盛阳谨守灵台,极夜太阴玄光本就苟延残喘,又一直被午轩利用“禅印菩提”压制着无法自行壮大,难以侵染许盛阳神智,不得不引动海底封印中的极阴黑气来壮大自身。

    毕竟是死物,它虽有灵性,却无神智,只能依凭它的极恶本能,不知道它于海底那些基因黑气融合的时候,就是它与许盛阳之间相对而言最疏离的时候,那时,就是午轩静待的一线时机!

    海底的黑线丝丝缠绕,渐渐的完全摆脱了封印,犹如一只怪异的章鱼,无数黑线触手全都朝着许盛阳的方向,缓缓的向上升起。之所以缓慢,却是因为封印毕竟誉为犹存,对黑线有着极强的吸摄力道,让它们无法瞬间飞出。但黑线已经涓滴不剩,封印只剩空壳,对黑线的压制已然不多,吸摄不回它们,只能任由它们向着海面上空许盛阳的所在而去。

    这些黑线不是极夜太阴玄光的凝实核心,本质的威能比不得极夜太阴玄光,却比极夜太阴玄光更加虚幻。极夜太阴玄光是“肉眼可见,灵觉难察”,这黑线就是肉眼都不可见,灵觉更难知晓。

    黑线摆脱封印,游离海底,飞出海面,越来越快!

    突然,一刹那之间,黑线闪到许盛阳面前!

    许盛阳心有冥冥感应,浑身发寒,只觉危机降临,却根本没能察觉到黑线的到来!

    扎根寄生于许盛阳身上的极夜太阴玄光则本能的欢喜起来,从许盛阳这具神魂显化之体上探出一丝黑光,欲要接引极阴黑气的到来。届时它便能恢复几成实力,能够突破许盛阳身上的咒法防护。

    午轩一言不发,冷眼看着它们即将相遇,右手倏然一抬,无声无息间,一道琉璃般晶莹剔透的光芒从他一直捻着的手诀中诞生,比电还疾,只是一闪,便到了许盛阳身前。

    与此同时,午轩左手中捏着的三颗禅印菩提同时消耗,化作七彩玄光,投到许盛阳神魂之中。

    许盛阳尚还没有察觉到这些,因午轩怕他情绪波动时让极夜太阴玄光感应到,再生什么变故,所以这一切都被他灵觉屏蔽着,连许盛阳都隐瞒着。许盛阳不知一切,极夜太阴玄光也毫无察觉!

    便见那琉璃光芒从午轩右手中射出,来到许盛阳身前时,陡然化作一张巨网,将许盛阳整个的网住,而后瞬间缩紧,透过许盛阳的神魂之体,网到了极夜太阴玄光扎根的所在!

    许盛阳只觉浑身一暖,刚刚才感应到的冥冥中的危机,突然又莫名其妙的消泯于无。

    就连极夜太阴玄光挣扎带来的痛苦,都一下子消失不见。

    许盛阳惊疑不定,不仅没有安心,反而越发紧张戒备,急忙探察自身。

    此时午轩手段已经见功,午轩再瞒着许盛阳,便将对许盛阳灵觉的屏蔽消去。许盛阳这才看到,就在他的神魂之中,一张精致的琉璃小网,像是捞鱼一样,将一团七彩玄光一层层的网住。

    许盛阳恍然,耳畔也果然传来午轩的传音:“你灵觉看不到极夜太阴玄光的存在,此时,那极夜太阴玄光就在那七彩炫光之中。我趁它与你疏离而去接引极阴黑气的刹那,以三颗禅印菩提之力将它暂时禁锢,以免它伤及你身,用咒施展琉璃净世网,将之连根兜起,从此一丝不剩。”

    午轩传音何其快也,瞬间传音之后,极夜太阴玄光已经被琉璃之网包裹着带出许盛阳体外。琉璃之网顺势一捞,连那些刚刚挣脱海底封印,正要侵入许盛阳神魂的极阴黑气也一股脑儿的捞到了网中,于极夜太阴玄光只隔着一层禅印菩提所化的七彩玄光。

    极夜太阴玄光毕竟只有本能,整个过程中连反应都没来得及,就被午轩连根拔起。

    而许盛阳听到午轩的传音,心中却是一急,忙问:“搅扰到你悟道了?你赶紧参悟法则!”

    他不怕自己痛苦,就怕扰了午轩悟道,错过成就神人的契机。

    午轩再次传音,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以前的我哪有这种网住极夜太阴玄光的手段?”

    许盛阳一怔,蓦地明白过来他的意思,心中狂喜不尽,盯着重又闭目的午轩,想要传音问:午轩你已经成就神人了?刚才那张琉璃净世网是你的神人手段?

    却又不敢搅扰到闭目不语的午轩,便按捺着欣喜,重又为他谨慎护法,一声都不敢吭。

    午轩双手捧着琉璃净世网,网中,极夜太阴玄光没有了许盛阳这个“根基”在,午轩没有丝毫顾忌的压制着苟延残喘的它,再借助禅印菩提之力,让它连挣扎的力量都没有。极阴黑气隔着七彩玄光,同样被琉璃净世网锁得死死的,毫无之前的诡异,犹如画笔画出的死物。

    许盛阳摆脱了极夜太阴玄光的隐患,原有的一道大劫难被午轩消泯于无形,此后与午轩双修,有午轩这位准神人护持,等到午轩晋升神人之后,自然更会安然修行。

    这一道前世因,现在终于结下今世果。

    午轩偿还前世大恩,今生再无阻路之物。

    一时间,天降灵光,落于灵台!

    午轩之前若即若离却又真真切切的感应到了的大道,现在终于有真正的法则降下。

    修行者晋升神人时,天地大道降下的便是“育神”境界的法则。法则的属性也是因人而异,此时天地大道降于午轩灵台的法则,便是午轩一身功法《太上真传三火经》所属的“五行之火”法则,除此之外,竟还有他掌控水墨洞天后参悟天机所属的“菩提禅法”之法则。

    午轩不敢怠慢,一面谨守灵台,沉沉参悟法则,徐徐掌控法则,一面运转体内灵力,随着对法则的感悟而升华肉-身与神魂。

    一丝丝灵力流转于肉-身与神魂之中,随着天降灵光的融合,灵力中渐渐蕴含着一丝丝法则之力。蕴含法则之力,便不再是单纯的灵力,此乃通神之力,正是神人特有的所谓“神力”。

    神力流转,升华神魂,升华肉-身。

    神魂中洁白灵光闪烁,映照的午轩神魂恍若琉璃,即便没有显化,也恍若实质。

    肉-身中有五彩灵光闪烁,此乃五脏之色,五脏升华,血液变化,骨骼骨髓也同时非同以往。

    许盛阳亲眼见证着午轩成就神人。

    华夏之地广袤非常,东南西北的边境,中-央的朝廷秘境之中,都有神人现身。

    数位神人无不惊疑:杀劫将将升起,尚未引动修行界风雨,怎的我华夏竟然已有神人诞生?此次杀劫,莫非又有什么以前无有的变动不成?

    可惜杀劫已经开始,神人不好降下凡尘亲自探究,否则沾染杀劫,少不得要受法则之创伤。

    而午轩这位正在于杀劫中诞生的神人,却又与他们这些杀劫之外的神人相反。午轩于这次杀劫中成就神人,相当于这次杀劫孕育着他,他便是这次杀劫的主角!这次杀劫,便由他来主导!换句话说,此次杀劫,只会护佑他的法则,而不会对他的大道法则造成什么创伤。

    相隔千万里,杀劫之外的神人也能通过法则相互交流,彼此推演验证之后,确认无疑:那位神人诞生,天机自发掩盖着他,但推演出来也能知道是何人成就神人。那位“玄央道人”的确是华夏修行者,乃是天纵奇才,不知得了哪位古时神人的遗泽,以前一直隐世潜修,出世后善待凡俗,处事公正,一身气运与华夏修行界相连,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非是外界之力。

    既然如此,那么这位正在诞生的神人无论有什么奇遇,多出他来,对华夏来说都是好事。

    就连伤势未愈的王稻恩,都面含微微笑意。他和石家的那点关系,对于“神人”这种层次来说,根本就不值一提。无论午轩对石家是亲善还是疏离,午轩成就神人,都是对华夏的壮大,也是他们华夏这几位神人的同道之友,日后无论情愿不情愿都必须相互扶持,一致对外,否则有损自身气运。

    毕竟世上另有别处神人对华夏虎视眈眈。

    当然,华夏神人们也都不是善茬,同样对别处神人虎视眈眈着……

    天降灵光,神人诞生。

    天地之间有玄音浩渺,有瑞彩弥漫。

    凡人不可见不可闻,但那些觉醒了灵觉的修行者,却无一不受触动。

    无论境界是高是低,无论对神人这种存在是否了解,在这一刻,法则灵光的降世,震动整个华夏的修行法则,于是,所有拥有灵觉的生灵都莫名的若有所悟——这是一尊新的神人在诞生?

    一连七日,除了被午轩可以庇佑着的许盛阳之外,东海之上无人、无物能够靠近午轩周围方圆百里之内!就连凡人渔船都偏离了轨道,犹如穿过幻影,百里之后才回归正轨而不自知。

    有修行者急急匆匆的赶来,想要靠近神人,求得机缘,却发现,自己根本不能靠近东海中那处天音灵光的所在!在修行者们眼中耳中,东海某处的上空,一道天光,神圣降临,犹如擎天巨柱,其中弥漫着无尽的瑞光,仿佛有天女散花起舞,有玄之又玄的大道之音响起。但是他们一旦想要靠近,便觉有威压排斥着他们,让他们的灵觉仿佛鸡蛋撞石头,越是想要靠近,便越是头痛欲裂。

    越是修行强者,越不能靠近午轩的所在。

    神人更加不能!因为此时天地大道降下法则,护持着午轩,任何想要靠近的人都会被法则压制,神人若是强硬的靠近,无论是善意还是恶意都会被此时的天地大道所惩戒,以致自身法则受创。

    这是这方世界对新生神人的保护,也是这方世界的自我救赎。

    成就神人,有法则灵光降世,自古以来,天光持续时间或有三日,或有五日,或有七日,或有更长时间。由此可以看出神人的根基深浅。当然,这绝对不能代表神人的战斗力,只是代表着他们对法则大道的感悟。不同神人的法则之间总有相生或者克制,并非是感悟法则深了就能无敌。

    不过,自从天地法则降低古时的界限,使得修行者晋升到“育神”境界就能掌控一缕法则以来,天光降世超过七日的只在古籍中才有记载,至少三百多年来,现今存世的几位神人都没见过有哪位新生神人的诞生,会伴随七日法则灵光垂降。

    东海之外的海底某处秘境,一位神人隔着无数距离遥望午轩所在的位置。

    这位神人距离午轩相对最近,默默掐算一番后,借助法则与其它神人交流:“杀劫刚起,尚未阳盛,此时掌控法则,显是不借杀劫之力,不用功德托身,自行成就神人。难怪会有七日法则垂青,我等不如矣。这位玄央道人必是以力成道无疑,真乃应运而生。我华夏又多一强者,灭杀九头魔神更有把握。他方神人再不敢心存侥幸,入侵我等炎黄血脉领域。可喜,可喜。”

    另有神人抚掌笑道:“同喜,同喜。看那天光将去,七日法则垂降,令我羡慕非常啊。”

    也有神人说起九头魔神之事,含着隐怒道:“那九头魔神自上次杀劫中成神,本应守护它那弹丸之地,才可保全自身。不想它竟生出狂妄野心,趁着它那杀劫未消,与我等炎黄领域杀劫重叠之时,依仗自身处于杀劫之中,而我等却因杀劫难以下凡,竟侵我等领域,在凡间搅动风雨,乱造杀孽。此等恶业,罪无可恕。也是它出身自化外之民的朝拜信仰,根基浅薄,才不通天道,不知天机,唯有邪魔之力,胆敢借助杀劫侵我领域凡民,自有天道法则罚之……”

    王稻恩正是上次杀机中成就神人者,身上虽还有伤,但通过法则与其它神人交流也是轻而易举,叹道:“可惜那弹丸国土微小,杀劫便比我炎黄领域早了几分,九头魔神也就成神早于我。否则,我于杀劫中成就神人,自可护持凡民血脉不受邪魔侵害。好在那九头魔神当时便被天道法则重创龟缩而回,至今也不能痊愈,伤势同样更重于我。此次杀劫之后,我伤势会有缓解,届时联合玄央道友,东去弹丸,将九头魔神分割四方,炼成异宝,带来守护我等凡民,岂不妙哉?”

    先前那神人笑道:“妙哉,妙哉!那九头魔神扎根它那凡民之中,除非将它那凡民屠尽,否则难以将它彻底灭杀。若是我等多出一位以力成道的道友,那就能将它拽出凡民,单单将它禁锢击杀。确实妙哉!看来玄央道友成就神人,对我等而言,乃是双喜临门!”

    东海之外的海底深处,那位神人微微一笑:“只等玄央道友执掌这次杀劫之后再谈罢。”

    到第七日傍晚,晚霞漫天,瑞彩灿烂。

    东海之上,天地间的法则灵光渐渐消失不见。

    午轩将七日间出现的法则灵光尽数吸纳,又调息了三个小时才从悟道中清醒过来。

    历经七日的法则垂青,午轩一身灵力完全转为神力,灵力一动,便有法则相随,心念一转,便有法则显化;他的肉-身自然也已经升华为神体,宝光莹莹,寿元绵长,等闲不受灾劫加身;神魂更是掌控法则,如同琉璃,勉强算是依托在大道的边缘,虽然远远不是不死不灭,却也近乎古时之仙。

    午轩睁眼,起身,转头看向许盛阳。

    之前法则灵光降世,本应排斥除了午轩之外的所有人。但许盛阳与午轩牵绊至深,午轩意念一动,便将许盛阳护佑在原地。

    许盛阳的境界有限,距离接触法则尚有不知多远的道途,但七日来法则灵光的垂临,也让他沾了个光,灵感迸发,陷入顿悟之中,至今还在懵懵懂懂的顿悟着难以言说的道理,没有完全醒来。

    午轩也不叫他,意念一转,自己一身霞光尽数内敛,口不动,自有法则远远传出他的问候:

    “六位道友,贫道玄央稽首。”

    其它神人纷纷起身,在各自的所在以自己名号稽首还礼。

    如此世界,没有任何一位神人是“育神”境界之上的修行者,彼此修为都在同一个境界,即便综合实力有强有弱,却也是平辈相交,不因成就神人早晚,或者年龄长幼而差了辈份。

    午轩现在成就神人,哪怕年不过十八,成神之后,也与王稻恩等神人以“道友”相称。

    在法则垂青,自身感悟过后,修行者就能稳居“育神”境界,日后再怎么样也不会有境界倒退的说法。午轩刚刚成就神人,就已经将自身大道法则尽数掌握。这就是那天地法则的“垂青”,短短七日,在午轩感悟法则之时,却如同一连感悟了七年。其中自有时光的奥妙,难以揣度。

    午轩隐有所感,暗道:“我那禅印菩提就能放缓时光,天地法则放缓时光岂不更是轻而易举?”只不过天地法则放缓时光,连神人都难以察觉真切,还是午轩曾经多次依靠禅印菩提放缓时光,这才略有所悟。他之前感悟法则七日,实际上,只怕当真是一坐“七年”!

    这个“七年”使他灵台中的七年。

    所以他才能一醒来就将法则尽数掌握。

    午轩收敛心念,深邃澄澈的眼眸静静的看着许盛阳。

    许盛阳面容棱角分明,以神魂显化之身盘坐半空,正陷入某种悟道的状态中。

    不过这种“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似的沾光悟道显然也不是那么好悟的。许盛阳浓眉纠结,迷迷糊糊,似是苦恼,又似喜悦,偶尔还那么在半空中摇头晃脑。显然法则的垂临,早让他晕头转向了,就连时刻铭记于心的“为午轩护法”都记不起来。

    午轩摇头失笑,暗道:“好在对你来说这不是七年,在你灵台也仅仅只是七日。否则倒是我好心办坏事,对你揠苗助长了。若真那样,少不得要让你十倍磨砺,多吃苦头才能弥补根基。现在七日足矣,再让你处于‘顿悟’中,只怕你连自己是谁都悟得迷糊了。”

    心念一转,袍袖一扬,将许盛阳收进袍袖之中,午轩通过法则向其它神人言道:“杀劫已至,我身在杀劫中,当执掌此次杀劫。诸位道友避居世外,都乃清净之身,不宜沾染杀劫,贫道不应搅扰。待到杀劫过后,贫道再与诸位道友谈玄论道。”

    其他神人都道:“理应如此,道友自去。”

    王稻恩笑道:“玄央道友,此次杀劫,应为哪种劫数?”

    午轩淡淡笑道:“既然由我执掌,此次杀劫便为惩恶扬善之净世劫。”

    说罢,午轩抬步一踏,无须化光飞遁,直接带着收于他袍袖中的许盛阳,消失在原地。

    《完结》

总排行榜: 一世独尊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一剑独尊 作家养成日记 重生校园:最强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