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步步宠婚最新章节!

    许容容觉着,她能待在这儿个漆黑的屋子里两天,她还没有精神崩溃,还是挺佩服自己的。

    就好像现在,她只能扬起头,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上面的亮光,无奈的叨叨着,“好无聊啊!真的好无聊!”

    她现在快要闲死了好么!

    门口得了两个门神听见许容容这么自我念叨着,顿时互相看了一眼,都在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诧异。

    还是第一次见到被人绑架还这么淡定,并且还大喊无聊?

    真是稀奇!

    许容容在吃完晚饭后决定,是不是可以申请一下,跟徐承尧要个电视什么的看看?

    不然真的会疯掉的好么!

    虽然她也很好奇,裴墨衍是不是已经将她炮竹脑后了。

    不能想不能想啊!

    “门口那两位大哥,打个商量行不行,你能跟你们老大申请,给我这屋里安装个电视么?”许容容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来了。

    那两个守门的顿时觉着,许容容真的是个奇葩!

    “不行!”其中一个人直截了当拒绝了许容容无理的要求。

    见着自己的请求直接被驳回,而且总算有人跟自己说话了,于是许容容赶紧开口,“我告诉你,我跟你们老大,是认识的好么!虽说现在我落到了他手里,但是该有的交情还是在的好么!”

    “你们最好去问问你们老大,到底是给还是不给我安装个电视,不然到时候你们就等死吧!”许容容刻意夸张了一点儿。

    因为实在是太无聊了。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脚步神,紧接着就听见门开的声音,许容容有些惊喜的抬眸,然后看见了徐承尧。

    脸上也就是那副似笑非笑的模样,看的许容容觉得瘆得慌。

    许容容见状,按捺住心底的抖索笑眯眯的问,“徐承尧,您看这样行么,你给我安个电视怎么样?我平常没事儿也没人说话,正好看看电视剧,还能打发打发时间。”

    徐承尧有时候不得不佩服许容容的脑回路,如此画风清奇。

    他脸上是忍俊不禁的笑,扯了扯唇角,“现在我可以带你去外面活动活动,或者你想留在这里也行,我马上让人给你安装个电视怎么样?”

    一听可以去外面活动,许容容立马摇头拒绝了安装个电视的邀请,“不用不用了,出去溜溜弯就好,电视可以免了。”

    徐承尧面上有着笑意,就那样笑看着许容容,没说话。

    然后一旁立即有人上来,用东西绑住了许容容的眼睛。

    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但是许容容面上却还是不动声色。

    ……

    曲一然站在天台上,然后问着一旁的裴墨衍,“你说徐承尧他会来吗?”

    裴墨衍俯视着地下车水马龙的场景,语调很淡,“静观其变。”

    欢迎刚落,就听见身后传来徐承尧笑眯眯的声音,带着冷然,“裴墨衍,你口口声声说我是伪君子,真小人,可是你今天绑架我妹妹,然后威胁我,难道就是君子所为?”

    这不是两人第一次见面,但是却是火药味儿最浓的一次。

    裴墨衍那双眼睛,如同平静无波的古井,薄唇微抬,“对待你这种人,自然要有特殊手段。”

    闻言,徐承尧面上止不住的冷笑,“我这种人?呵呵,我是哪种人?裴墨衍,你成天摆着那副清高自傲的姿态,也不知道给谁看,都说贱人自有天收,你瞧瞧你那个父亲,就是你的前车之鉴!”

    听见徐承尧陡然提起自己的父亲,裴墨衍面色瞬间阴鸷,如同从地狱爬上来的修罗,发誓要毁灭一切。

    于是,他直接快步上前,给了徐承尧一拳头。

    而徐承尧猝不及防的被一拳打翻在地,唇角瞬间满是铁锈味儿。

    “我父亲当年是你派人弄断了他的刹车线,是不是?”紧接着,裴墨衍拎着徐承尧的衣领,咬牙切齿的问。

    看着裴墨衍近在咫尺的拳头,徐承尧不怒反笑,笑声生生刺耳,“对!是我,但是那又如何?裴墨衍,说起来你还真是命大,你父亲拼死都要护住你,我可是听说,当时你父亲的背部,一片血肉模糊,只是因为在关键时刻,他用身体替你挡住了那些冲击。”

    “啧啧,自己的父亲因为自己而死的那种感觉,是不是还挺美好的?”徐承尧的声音,像是毒蛇一般,爬在裴墨衍的耳边,肆意嘲笑。

    裴墨衍的眼神,瞬间浓稠如墨,抬手一拳一拳的狠狠打在徐承尧的脸上,“我今天就弄死你,替我父亲报仇!”

    心里的仇恨,像是一团火种,燃烧着裴墨衍,他脑子里现在只有一个年头,弄死徐承尧!

    徐承尧必须死!

    一旁的曲一然看见裴墨衍跟疯了一样跟徐承尧扭打在一起,简直是无可奈何。

    只能不断地喊,“墨衍,别打了,嫂子还在他手里!”

    提到许容容,裴墨衍像是突然恢复了理智,冷眼盯着被他制伏在身下的徐承尧,咬牙切齿的问,“许容容人呢?”

    徐承尧却只是笑,一脸血污,仍旧笑的恣意,“人?我怎么知道人在哪里?”

    见着徐承尧脸上一副欠抽的模样,裴墨衍高高举起了拳头。

    一旁的曲一然立即大喊,“墨衍不行!如果你这一去拳头下去,他真的会死的,到时候可就真的永远都找不到嫂子了!”

    瞧着裴墨衍眼底的愤恨纠结之意,徐承尧无声的扯了扯唇角,“你倒是打呀,你本事不是挺大的么?”

    可是裴墨衍就那样僵在原地,一动不动。

    这边徐承尧直接一拳头上去,打的裴墨衍踉跄倒退了两步。

    “原来你裴墨衍也会有软肋?呵呵,可笑,想不到你还真的对那个小丫头用情不浅啊?”徐承尧大声笑着,神情看着和平日里不太一样。

    但是裴墨衍却只是问,“人呢?”

    “你想要知道?简单啊!乖乖站着让我打!”说完,徐成有又一拳头打上去,顿时打的裴墨衍的脸颊肿的老高,唇角满是血渍,

    一旁的曲一然看着这幅模样,赶紧开口,“徐承尧,你别忘记,你妹妹还在我们手上!”

    下一秒,徐承尧揪着裴墨衍衣领的手松了松,而后彻底的放开了他。

    “行,我的要求很简单,把我妹妹放了,还有就是,裴墨衍,给我跪下,磕三个响头,我立马就放人,怎么样?”

    曲一然都听不下去了,大声开口,“徐承尧,你是不是白日做梦呢?让墨衍给你磕头?”

    他觉着简直在听笑话一般。

    徐承尧笑,只是眼底神色冷的可怕,“当年我们家陷入信贷危机,结果因为你父亲所谓的狗屁道义,对于我父亲置之不理,硬是逼得他跳楼,所以这三个头,不是给我磕,而是给我父亲磕!”

    然而,裴墨衍确只是冷冷淡淡的说道,“当初你父亲挪用公司公款前去买毒品,结果在运送途中被警察端了,他是因为拿不出钱补上公司亏空的帐,所以才跳楼。”

    “你放屁!”徐承尧瞬间怒了。

    然后直接转头对着从天台上来必须经过的那个门内喊道,“把人给我带上来!”

    紧接着,就看见被蒙着眼睛的许容容,被带了上来。

    裴墨衍上下打量了一眼许容容,见她身上衣物完好无损,顿时放下心来。

    而徐承尧则一把扯过许容容,带着她超天台边上站着,语调森冷而又阴鸷,“裴墨衍,你他妈立马给我跪下磕三个响头,否则我直接把她推下去!”

    曲一然见状,立马给隐在暗处的张阿西使个眼色,两个保镖立马压着被绑着的徐冰冰出现了。

    而徐冰冰早就泪流满面,从一开始她句站在这里,所以徐承尧说的每一句话,她都听的清清楚楚。

    她知道的,徐承尧并不是正儿八经做生意的,否则怎可能在短短几年内,将亏空成那样的徐家壮大成那番模样?

    但是徐承尧从来不让她管这些事,只是告诉她,只要她好好生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就好了。

    却始终没有想到,原来,徐承尧在背后做了那么多。

    “哥,收手吧!我们去自首好不好?”徐冰冰几乎哭成了一个泪人儿,如果不是身后的两个保镖扶着,估计就倒下去了。

    而徐承尧见到徐冰冰,顿斯脸上神色变了变,“冰冰,你……”

    然后转而将愤恨的目光移向站在面前的裴墨衍,“是你对不对!裴墨衍,好你够狠!”

    裴墨衍却只是面无表情的盯着他,什么话都没说。

    反倒是徐冰冰,一个劲儿的哭泣劝慰着,“哥,我们家就只有你一个了,如果你再有什么三长两短,你让我跟妈该怎么活?求求你,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好不好?”

    徐承尧盯着面前哭的几乎要晕厥过去的妹妹,眼底情绪翻涌着。

    但是,他却始终瞪着面前的裴墨衍,咬牙切齿道,“当初我发誓,一定要让裴家的人替父亲陪葬,如今我之所以没动裴墨衍,就是因为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杀人,所以自那以后,我就没有杀过任何人,现在,我只是要他给父亲磕三个响头,只要他做了,我立马就放人!”

    徐冰冰看和几乎已经进入癫狂状态的徐承尧,心里肝颤寸断,她知道哥哥没有错,他只是想要替爸爸报仇而已。

    可是,如果真的要算,这笔账无论如何也算不到裴家的头上,是父亲自己……

    可是她知道,按照裴墨衍的性格,他绝对不会磕头,可是哥哥却又始终不肯放过许容容,眼看着许容容站在天台边上摇摇欲坠,她咬牙,顿挣脱了那两个保镖的牵制,快步跑到了天台的边上。

    一旁的曲一然见状,顿时想要上前,却被徐冰冰呵斥住,“你站住!”

    曲一然就那样站在原地,不敢过去。

    而徐冰冰则对着站在不远处的徐承尧哭泣着说道,“哥,你不放人,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徐承尧看着徐冰冰站在寒风中,那纤细的身体,如同一只孤雁,一旦她决定,将会彻底落下。

    顿时,他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冰冰,你别做傻事,回来!”

    徐冰冰含泪的双眸泪眼朦胧的盯着徐承尧,“哥,你放了她。”

    徐承尧立即放开了许容容,然后一步步朝着徐冰冰走去,“冰冰,你乖一点,快下来,哥已经放了她了,所以你下来。”

    徐冰冰看着徐承尧一步步朝她走来,而他也的确是放开了许容容。

    顿时打算从天台上那截台子上跳下来,可是却突然脚下一滑,往后倒去。

    徐承尧离徐冰冰有一步之遥,直接伸手将徐冰冰撤回去,可是自己却因为身体惯性,朝下倒去。

    “不!”

    一声悲鸣,划破了长空。

    徐冰冰看着落在底下的周身不断冒着血的徐承尧,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而裴墨衍扯开许容容眼前的眼罩时,却发现对方根本不是许容容!

    正当他的心脏狂跳起来时,却忽然听见许容容的声音,“阿衍!”

    他转过身,就看见许容容从那个门口快步奔了过来。

    顿时,他伸手将许容容紧紧的抱在怀中。

    而许容容则心下有些唏嘘。

    她始终没有想到,徐承尧最后,会没有让她去上天台,而是找了个替身。

    耳边,传来警笛声。

    而裴墨衍,则一直紧紧抱着许容容,始终不肯放手。

    ……

    许容容没有想到,回去之后,就听见了易先生去世的消息。

    不知道为什么,许容容听见这个消息时,竟然当场晕了过去。

    等到醒过来之后,才发现自己在医院里。

    而床边坐着目光灼灼盯着自己的裴墨衍,眼底里满是狂喜之意,看的许容容一愣一愣的。

    “阿衍,你这是……”

    “你怀孕了,一个多月。”一直以来,魏美娴都一直帮着许容容补身子,可是许容容的肚子,却始终一点动静都没有。

    虽然他知道许容容还小,孩子的事情,可以晚两年,但还是想要一个与许容容之间的孩子。

    因为有了孩子以后,许容容的心,或许就会全心全意的放在自己身上。

    而许容容自己,则伸手摸上了自己的小腹,觉着简直就是不敢置信。

    这里竟然有一个生命存在?

    真的好神奇!

    瞧着许容容低头摸着自己的小腹,一脸复杂的模样,裴墨衍伸出手,将她搂在怀中,低声安抚,“以后,我一定会竭尽所能的保护你们母子安全,再也不会让你们受到任何伤害。”

    许容容听到这里,竟然鼻尖泛酸。

    虽然明知道不应该哭的,但还是忍不住。

    瞧着许容容竟然落下泪来,裴墨衍顿时有些慌乱,“怎么了这是?好好地哭什么?”

    许容容一边抹眼泪一边开口道,“我什么时候哭了?我没哭!”

    裴墨衍爱怜的抚摸着许容容的发顶,声音温柔,“好,没哭没哭,我们容容最勇敢了,肯定不会哭的对不对?”

    许容容顿时捶打着裴墨衍的胸膛。

    ……

    易先生的葬礼上,许容容作为裴墨衍的妻子,也出席了。

    最后一日祭拜的时候,许容容站在易先生的墓碑前,忽然有些感慨的对着身边的裴墨衍说道,“阿衍,你说易叔这一生,就这样没有孩子,为母亲守了一辈子,值得吗?”

    裴墨衍伸手搂住她,替她挡住寒风,眸色深深的看向墓碑上笑的温润如玉的男人,淡淡道,“易先生生前跟我说过,他已经把你当成是他的女儿,所以以后我们的孩子,就是易先生的后代,知道么?”

    许容容瞪大了双眼,有些不敢置信,“易叔真的这么说?”

    闻言,裴墨衍伸手轻轻弹了一下许容容的额头,轻笑道,“你不相信?”

    许容容摇摇头,“不不不,不是不相信,就是觉得不可思议。”

    裴墨衍轻轻叹息一声,对着许容容开口道,“容容,既然易先生生前话都已经说出口了,不如你就叫他一声爸爸,怎么样?”

    许容容转头看着墓碑上的易先生笑容儒雅的面庞,唇角微掀,叫了一声,“爸爸。”

    冰冷刺骨的寒风,仿佛瞬间变得轻柔了起来,如同春风,拂过许容容的面庞。

    “阿衍,你说我们以后,会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分开么?”

    “当然不会!”

    “为什么?”

    “因为有我在。”

总排行榜: 离海出走后我爆红了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一世独尊 游戏之创世神 青云仙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