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恰似时光与你最新章节!

    齐商言和赵年年对视一眼,然后很不厚道的笑出声。

    南黎辰怒道:“你们有没有良心?”

    他顶着一脸的伤,不说还好,一说俩人更笑的合不拢嘴。

    直到阎川进来,才打破了这种尴尬的局面。

    “老板,年姐,出院手续已经办好了。”

    南黎辰纳闷道:“你们要出院?”

    赵年年道:“是啊,伤口都处理好了,接下来就是养着,我和齐商言决定回家里养。正好也筹备一下给影的接风宴。”

    “至于吗?还办接风宴。”一提起影,南黎辰浑身不舒服。

    齐商言道:“你不能因为自己和影的关系乱七八糟的就阻止我们有私交吧?为了保护年年,影也受伤了,这是我们该做的,你别拎不清。”

    “谁拎不清,想办就办啊,别请我就成。”

    “放心,一定不会邀请你。”

    南黎辰冷嗤一声,起身离开了病房,走到门口还不忘低骂一声:“两个白眼狼。”

    赵年年看到他这样就想笑,“南医生刚才嘀咕了什么?”

    “不知道,我们收拾东西,不管他。”

    “那宴会真的不邀请他吗?”

    “他永远都是嘴巴硬气,到时候影勾勾手指头他就会来了,不需要我们操心。”

    赵年年忍不住笑,“你这么说,把南医生在我心中的高冷形象全都说崩塌了。”

    “他是高冷,可在影面前,都变成浮云了。”

    她不禁感慨,“你和南黎辰认识这么多年,关系这么好,我竟然一直都不知道他在国外进修的时候,还有过这么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经历。”

    “现在知道也不晚。”

    “那他们当初是为什么分开的啊?”

    齐商言耸耸肩,“不清楚,反正是南黎辰被甩了。”

    赵年年忍不住摇头感慨,有些心疼南黎辰,可心疼之余,还是忍不住想笑。

    行李都收拾好,出院手续也办完了,俩人去和南黎辰打了招呼告了别,被南医生无情的拒绝,轰出了办公室。

    年年本想去和隔壁的季雨晴也告个别,被齐商言阻止。

    他莫名就开始吃醋,“和她又不熟,有什么可打招呼的。”

    赵年年无奈,“齐商言,你连女人的醋也吃。”

    “这不是吃醋,这是正常人的社交能力。和立场不一致的人深交就是在浪费时间,并且等于给自己身边埋了一颗定时炸弹,你又不缺朋友,点到为止。”

    就这么被齐商言拉出了医院。

    前行的车队开了大半个小时,赵年年才后知后觉,这不是回她家的路。

    “齐商言,我们不是回家吗?”

    齐商言握住她的手,“回我们的家。”

    “啊?”

    “啊什么,闭上眼睛休息,再有一会儿就到了。”

    他强制将她的脑袋瓜按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城郊,齐商言新置办的三层欧式别墅,带花园草坪和人工游泳池,坐落在南山的半山腰。

    车子开近,铁艺大门缓缓打开,顺着花园旁平整的红砖路行驶到了别墅前。

    齐商言率先下车,绕过车身打开了后车门,赵年年下车,看到眼前的景象,傻了。

    “你,你这是买了座山盖了一间别墅吗?”

    齐商言笑道:“算是吧,这里很多惊喜,保证你都喜欢。”

    “齐商言,你吓到我了。”

    “以后结了婚,我们就住在这里,所以提前来适应一下环境吧。”

    齐商言做了个极其绅士的邀请动作,“请吧,齐太太。”

    一路受宠若惊的参观下来,她看到了别墅内的富丽堂皇,也看到了齐商言的用心,尤其是在二楼看到她的工作间。

    清一色的专业唱歌设备,录音设备,包括录音棚,三面墙壁全是书架,书架上,摆着满满的音乐相关的书籍。

    赵年年除了震撼,感动,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眼眶都是湿润的。

    齐商言温柔的将她抱进怀中,抽出纸巾擦拭着她眼眶里的泪水。

    “正好,你不是准备给影办欢迎宴,就放在家里。”

    赵年年点头,“好,我一定把这件事办的漂漂亮亮的。”

    “你不用给自己这样的压力,在我齐商言眼中,不管你做什么,都是对的。”

    气氛极暖,俩人刚想拥抱,赵年年口袋里的电话极其不应景的响了。

    齐商言不管那么多,强制要抱,赵年年拦住,“万一是公司打来有事呢,我接一下。”

    说着,推开他掏出手机。

    是季雨晴打过来的。

    “谁啊?”齐商言极其不爽的说。

    赵年年没搭理他,接起了电话。“喂,晴姐。”

    “年年,我听南黎辰说,你出院了?”

    “是啊,抱歉啊,时间比较匆忙,都没来得及和你打招呼。”

    这会儿,季雨晴正坐在赵年年的病房里,房间里空落落的,什么都没了。季雨晴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有一种被抛弃的没落感,“你在哪?我现在去找你。”

    齐商言走上前,抢过电话。

    “季雨晴,你什么情况?你该不会是性取向有问题吧?”

    季雨晴站起身,“齐商言你骂谁呢?是你给年年出的主意让她连出院都不告诉我的吧?”

    “你觉得你和年年很熟吗?”

    “女人的感情你不会懂!”

    “季雨晴,年年和季如安的关系很紧张,即便是为了避嫌,你也不该和她走的太近。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他语调阴冷,和面对年年时温暖暖的模样判若两人。

    季雨晴冷嗤一声,“我是我,我姐是我姐,除了都姓季,我和她没有半点关系。我喜欢年年,我想和她成为好朋友,齐商言,年年是你的爱人,不是你的私有物品,你连她的社交圈都要管的这么严格吗?”

    齐商言刚想怒怼,赵年年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把电话还回来,并且口型道:‘我来和她说。’

    齐商言捂住话筒。

    “想和季如安斗,你就必须和季雨晴保持距离,这对姐妹不是省油的灯,跟你不是一路人。”

    “放心,我有分寸。”

    结果电话,赵年年坐到椅子上,笑道:“晴姐,你别听商言胡说,他就是吃醋了。”

    季雨晴无语,“女人的醋也吃,过分了吧?”

    “还好啦,这才代表他爱我嘛。”

    齐商言知道她是不想得罪人,采取迂回战术,不想莫名其妙多个敌人,可这话听着还是来气。赵年年给他一个飞吻后,他立刻喜笑颜开,美滋滋的守在一边。

总排行榜: 离海出走后我爆红了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一世独尊 游戏之创世神 青云仙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