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天机之诡录最新章节!

    被二爷这样一说,我倒有几分无形中的惊讶了。

    急忙往近靠了靠,再次摸了摸刘老幺的尸体,不料尸体此刻果然已经僵硬了。

    我有些不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着实让我难以置信,昨晚刘老幺死后一直到今天下午尸体都没僵硬,而从二线崖到院坝也不过二十几分钟的路程,却在这段时间僵硬收尸了。

    此刻,那些啼叫的乌鸦也不知何时没了踪迹,围站在院坝边的村民们见是虚惊一场,也便又都各忙各的去了。

    不过小二,胖子,还有我们一同去断崖边抬刘老幺尸体的几个村民,却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二爷看了看我们几个,干咳了几声说道。

    “好了,都别愣着了,该干嘛干嘛去,对了,小楚,上次打电话听你说你可以看风水,是真的吗?”

    被二爷这样一问,沉浸其中的我还没完全反应过来,小二急忙接过话语说道:“古玩,驱鬼,看风水,我们楚云可是全才。”

    “风水与驱鬼本来就是一家,我也只是略懂一些罢了。”我忙委婉的说道。

    “古玩?你也做古玩吗?”胖子疑惑的看着我。

    我没有思索随口便回应道:“也只是略知一二,勉强在此行业立足而已。”

    “真是在我心中又多了个大神级别的人物了,我的外公也是有名的古玩收藏家,到时候回安康了我引荐你们认识。”胖子乐呵呵的对我说道。

    “什么叫又多了个大神级别呀!”一旁的小二随即问道。

    二爷见我们聊得开心,面色明显感觉有些不悦了,略带呵斥的语气说道。

    “轩儿,等小楚看好刘老幺入殓时辰,把刘老幺入殓安葬好后,你们再聊这个好吗?”

    胖子听完二爷的话后,没在继续说什么,不过想来也是,眼看天色已经不早了,刘老幺的尸体不可能就这样一直放在露天坝里吧!

    我问了二爷刘老幺的生辰八字,奇怪的是二爷告诉我的日子,恰恰正是一年中的第二个中元节。

    传闻第二个中元节乃丰都鬼门大开之日,这一天阴气最重,在民间这一天同样被叫为鬼节。

    对于刘老幺的生辰八字虽有些特殊,但我没多作纠结,推算一番后便定好了入殓时间,毋庸置疑刘老幺的阳间路引也是我写的。

    临近落幕,被雾气弥漫的天空终于飘起了雨滴,不过没下一会便停了。

    屯里的村民当晚都没散去,按照当地的习俗陪刘老幺度过了最后一晚,而我却在院坝后的小房子里早早便睡了。

    毕竟明天一早我还要帮刘老幺看安葬之地。

    那晚,我做了个奇怪的梦,在梦里我一直在寻找自己的衣服,最后一个模糊的影子出现在了我的梦境,他在告诉我他就是我的衣服。

    我难以置信的想逃避,可他却如同我的影子一般,我走到哪他便跟到了哪里,最后在我意识知晓的情况下融合进了我的身体。

    结果我硬生生被吓醒了,后来分析也许是白天看到刘老幺血肉模糊的尸体做的噩梦吧!

    第二天,我起的很早,胖子和小二也同样和我一道,毕竟昨晚就嘱咐过了的,院坝里生了很大一堆火,此刻任然有不少村民围坐在那里,看样子定是昨晚熬了一个通宵。

    天色灰蒙蒙的,今天应该又是阴天,我一出院坝,就有一个村民凑过来问:“二爷昨晚交待,让问今天的日子可以下葬不。”

    我娴熟的推算了下,“六月二十,五行属土,建,除,满,平……”

    片刻后我对那个村民回应道:“今天的日子与亡者八字相合,告诉二爷可以下葬,落字时间在中午十二点。”

    落字,这是安葬亡者用到的术语,有些地方的叫法也许不同,但操作流程几乎一样。

    其实就是将棺材入土之后,还未掩土之前,利用八卦罗盘上的印刻对棺材对准的位置作最后的调整。

    这个环节可不容小觑,后人吉凶财运都在这个字上,常言道,位错分毫,实差万千,就是这个理。

    不过说实话安葬亡者凭的是良心,毕竟就算你对错一个字或几个字,亡者的家属也不会懂。

    这几年来我安葬的那些亡者,自认为做的还是很用心的,所以安葬的一些家氏祖坟都没出过什么乱子。

    那个村民听完后便屁颠屁颠的往南面跑去,看样子是去告诉二爷了。

    最后按照五行八卦,天干地支,神煞方位等的综合,我将安葬之地确定在了刘老幺房屋的居所处。

    别看此地阳宅虽不行,可作阴地那可是绝佳的宝穴,而且方向什么的与刘老幺的八字完全吻合。

    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安排,有些人为寻觅一块祖坟宝地也许倾家荡产,百手齐出,这就像福人等福地,有钱宝地难寻,就算找到宝地,最终往往会因为八字什么的一些原因而无法享用宝地。

    而福地等福人却恰恰相反,像刘老幺这就是典型的福地等福人,这块被村里称之为寡光地的地方,目测是我近两年来看到的一块最好的宝地。

    不过若说比这块地还好的地方,我用罗盘勘测,在断崖断裂处更是一块比这里好上百倍的地方,不过如此深不见底之处根本没法安葬。

    中午十二点,按照我指定的位置将刘老幺入土为安了。

    下午,胖子和小二被我硬拽着随我去了竹神庙宇,虽然这几天在竹林没有发生什么怪事,但是我的心里对于那晚幻境中的事任然感到不安。

    我站在庙宇里回想了很久,突然不自然的开口念叨着。

    “天光,地光人畜光,阴光,阳光,鬼神光。”

    我也不知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些,随着我话语的停止,“吱吖”一声,庙宇的隔门被打开了,我的心里瞬间一紧。

    “天呀!你做了什么?”

    正在一旁盯着庙宇排位的小二,见状走过来道。

    胖子闻言也从庙宇门口几大步走了过来,惊讶的问道:“大神,你这是怎么做到的?这个隔门可没人打开过呀。”

    “这个,我也不知道呀!”我不知所谓的望着小二和胖子。

    “应该你刚刚念叨的话语就是打开这隔门的咒语。”小二若有所思的说道。

    “什么咒语?我怎么没听到大神念叨什么。”

    胖子听闻了我身兼了好几个职业后,便仰慕的称我为大神,对于当下还算流行的称呼,我心里听着也是乐滋滋的。

    我将目光往那黑湫湫的隔门里看了看说道。

    “不管什么咒语不咒语了,怎么样敢不敢随我进去?”我随即说道。

总排行榜: 一世独尊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一剑独尊 作家养成日记 重生校园:最强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