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就好像是个恋爱丰收年, 一对对有情人携手走入婚姻的殿堂。原本以为阿布罗狄和撒加的速度已经够快了,没想到最快的是卡妙和米罗。参加完卡妙和米罗的婚礼,阿布罗狄就迫不及待的拉着撒加举办婚礼了,而且拒绝了加隆提议的一起举行婚礼的提议。

    而且卡妙和米罗、阿布罗狄和撒加他们都有二次婚礼, 这次他们商量一下, 决定一起举行, 在万屋的大礼堂举行, 认识的不认识的审神者们以及路过的刀剑男士们都可以来参加,非常热闹,说是世纪婚礼也不为过。

    哈士奇抱着酒瓶喝得醉醺醺的, 拉着旁边的人哭诉:“当初我还想追求阿布罗狄来着, 只是那时候他心里已经有人了。唉, 窈窕淑女, 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 寤寐思服。”

    旁边的人甩开哈士奇的手, 一脸嫌弃:“……那个, 这位审神者,我懂一点面向, 您这看起来是注孤生的命啊, 还是别想太多, 要学会心理调节。”

    哈士奇愣了愣, 然后抱着酒瓶大哭了起来,“我、我要去找小花,只有小花不会嫌弃我, 也不会抛弃我。”

    “小花?不可能啊,你的面相分明是单身啊。”

    “嗨, 你新人吧?他你都不认识?”

    “我确实是新人,请问……”

    “他呀是出了名的没情缘,小花其实是他本丸的一匹马,花柑子,你本丸应该也有。”

    “竟然是花柑子?敬佩,敬佩!”

    阿布罗狄:“前辈,最近史昂和米诺斯是每天都来接你下班啊。”

    雅柏菲卡:“确实如此。可是事实上我下班就该回本丸的,最近每天很晚了才能回去,让本丸的大家很担心。”

    阿布罗狄:“呐,前辈,你……知道他们是在追求你吗?”

    雅柏菲卡:“我虽然在这方面有些迟钝,但也不傻,这么长时间了,也大概知道他们的心意。”

    阿布罗狄:“那前辈你心里更喜欢谁多一点?”

    雅柏菲卡沉默了半晌,为难的说道:“其实,我一直都当他们是朋友,并没有对他们有同样的感情。”

    那你还收他们的礼物,答应跟他们出去约会!阿布罗狄心想,这幸好是他知道雅柏菲卡的人品,要是换一个人,他还以为这是个渣男呢。

    雅柏菲卡当然也觉得这样不好,可每次那两人总有不同的借口让他收下他们送的礼物。约会也一样,不知道他们到底哪来的那么多有意思的地方要邀请他一同前往。

    阿布罗狄:“要跟他们说清楚吗?”

    雅柏菲卡也想,“可是,他们谁也没有明确表明过心意。”

    阿布罗狄了然,那两个家伙是吃死了雅柏菲卡的性格,只要他们没有当面表白,雅柏菲卡就不好拒绝。他们这是想要温水煮青蛙,水到渠成啊。不过,想要打动前辈的心,光靠这些可不容易。

    史昂和米诺斯,妥妥的俩杯具男。

    黑子哲也最近很是迷惑。难道是愚人节到来了吗?怎么大家一个个的都来开他的玩笑?

    先是黄濑凉太来找他,跟他告白,说喜欢他。

    接着是赤司征十郎,一脸的温柔,那双眼睛仿佛能溺死人,吓得黑子哲也一个哆嗦。赤、赤司君该不会是又出问题了吧?难道又是人格分裂?

    绿间真太郎这个蹭的累,就连告白都绕了一圈儿,黑子哲也想了很久,最后看着手里的绿间真太郎送的青蛙玩偶,这才明白过来,绿间君也是过来跟他开同一个玩笑的。

    相比紫原敦就简单直白得多了,直接告诉他以后零食分他一半,绝对不会亏待他。然而小鸟胃的黑子哲也表示,他除了有一个专门装香草奶昔的胃以外,正常的胃对零食没多大兴趣。紫原君你还是留着自己吃吧,请别再投喂我了。

    最后是气喘吁吁跑过来的青峰大辉。那时候天都黑了,青峰大辉叫他名字的时候,黑子哲也是真的吓到了。幸好天生面瘫没被人看出来。看到气喘吁吁还气愤得直跳脚的青峰大辉,黑子哲也不由得叹道:为了赶得及给自己开玩笑,青峰君也真的挺拼的。

    然而青峰大辉是最后一个知道其他人向黑子哲也表白的,还是桃井五月给他发消息他才知道的,不然他还一直被其他人瞒在鼓里。那群家伙,说好了的各凭本事,结果却背着他搞事,他才是哲的光,其他人哪来的回哪儿去。

    “青峰君,你歇口气。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哲,你知道我也……”

    “嗯,我知道。青峰君也是想向我表白吧?”

    “没错,哲,我喜……”

    “这是什么惩罚游戏吗?输了就要找人告白之类的?”

    “游、游戏?不,这不是游戏……”

    “好了好了,我知道,不是游戏。青峰君不用解释的,我知道的,也不会告诉其他人我知道了这件事。”

    青峰大辉就算再蠢,也知道黑子哲也没把他们的告白当一回事。虽然心里很失落,但是又很庆幸,那几个家伙抢在他前面告白又怎么样,哲压根就不相信。他的赢面还是很大的。

    库洛姆从治疗用的床上坐起来,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她看着站在面前的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说道:“谢谢你。”

    虽然治好了人,但与谢野晶子心里还有点小小的遗憾。她的异能力「请君勿死」只能只好濒死的人。在太宰治把人带来让她治疗的时候,看库洛姆活蹦乱跳的她都把电锯柴刀都准备好了,结果对方躺在治疗床上,还没有来得及给她戴上固定用的镣铐,对方的嘴里突然喷出一口血,原本红润的脸色瞬间惨白如纸,更可怕的是肚子,平坦的肚子一下子就瘪了下去。要不是她经验丰富,知道对方的身份,她还以为这是来讹人的。

    芥川龙之介焦急的在武装侦探社楼下等待。直到太宰治跟库洛姆一起走了下来,看到库洛姆脸上的笑容后,他一直怦怦直跳的心这才平静了下来。

    “没事吧?”芥川龙之介上前几步,抓着库洛姆的手,问道。

    库洛姆微笑着摇摇头,说道:“已经没事了,龙之介不用担心。”

    芥川龙之介向太宰治鞠躬道谢:“太宰桑,真的很感谢您。”

    太宰治表情很是复杂。这样的表情在他知道芥川龙之介脱单后就经常出现。他没想到,那个固执死板的芥川龙之介竟然会为了库洛姆主动向他低头。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吗?果然,他该去找一位美丽的小姐陪他一起殉情。

    没多久,芥川龙之介就升职成为了港口黑手党的干部,接着公布了其妻子怀孕的喜讯。于是横滨又热闹起来了,彭格列家族的人简直把横滨当做了第三基地一般,搞得港口黑手党的BOSS森鸥外神经紧张。

    不过彭格列的到来,也帮忙让暗中窥伺的组织不敢轻举妄动,也算是一件好事。

    常年在国外的不负责任的老爸老妈突然回来了,丢给阿布罗狄一个炸弹后又拍拍屁股去潇洒去了。

    阿布罗狄看着怀里叼着奶嘴的小屁孩儿,表情裂了。

    撒加回来就看到大家围在一起不知道在做什么,凑过去一看,才发现原来大家正在逗一个小婴儿。

    等等,哪儿来的婴儿?

    阿布罗狄侧躺在榻榻米上,一只胳膊撑着头,“今天从我爸妈那儿收到的‘大礼’,据说是在某个国家的树林里捡到的,说是附近不远还有一对年轻男女的尸体,像是这孩子的父母。他们就把人捡回来了。”

    撒加伸出手指小心翼翼的戳了戳小婴儿嫩嫩的脸颊,仔细看了看小婴儿的脸,说道:“我看他的长相,是东方人,爸妈他们到底是在哪个国家捡的?”

    阿布罗狄当时被这对不负责任的父母给气晕了头,还真没有听清楚多少内容,他努力回想了一下,说:“好像叫什么云什么联盟,我没注意,忘了。”

    “那就算了。不过这个孩子,就给我们养了吗?”

    “应该是吧。”

    “有名字了吗?”

    “没有,爸妈说我们当弟弟养可以,当儿子养也可以,名字随我们取。”

    “……爸妈,还真是豁达之人。”

    “你是想说他们心大吧,可以直说。”

    “我们还是先给他取个名字吧。大家有什么好的意见吗?”

    加州清光:“总……宗次郎怎么样?”

    阿布罗狄扯了扯嘴角,“你干脆叫他总司算了。”

    加州清光摸着后脑勺嘿嘿傻笑。

    阿布罗狄:“其他人呢,你们有什么好听的名字吗?”

    “秀吉。”

    “义经。”

    “政宗。”

    “……”

    阿布罗狄:“够了,我是让你们想名字,不是想知道你们以前主公叫什么。”

    撒加拿来一本书,“干脆让他自己取,指着哪个字就用这个字做名字。”

    阿布罗狄摸了摸下巴,“会不会太草率了?万一那个字不好听或是意义不好呢?”

    撒加摊手:“那也是他自己选择的,怪不得谁。”

    行吧!这个提议被大家一致通过了。

    然后大家屏住呼吸,看着肉乎乎的指头指在“旬”字上。

    “行吧,以后你就叫泷泽旬了。”阿布罗狄把小婴儿抱起来举高高,大声说道。

    ……

    从此一家三口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完)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1-04 18:59:33~2020-01-06 15:51: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執念貓貓↗、九月星满九月天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总排行榜: 离海出走后我爆红了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游戏之创世神 一世独尊 青云仙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