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极门的圆德榜是一座高耸入云的玄柱,传闻世间第一位天尊便是在石柱上顿悟,坐地羽化升天,自此之后,大道圆德之士无不在上头留名。

    金红二色的流虹霞光如无形的冠冕,笼罩在整座玄柱,而壁上盘以神龙、祥凤等瑞兽,远远看去彷佛一座离世而独立的仙山。

    修行就如一段漫长看不到顶端的攀爬,越上去便越是陡峭,一个失足就是万劫不复。有资格显现在圆德榜上的名字一直寥寥可数,所以一有动静就引发不少关注。

    何况这次一起出现的是两个名字,简直就在鱼塘里丢了两颗沉甸甸的大石,给了不少困顿不前的修士一个足以点亮长夜的希望

    修界议论纷纷,也不知道这二人是什么来头,四面八方的修士远渡来到九极门,都想一窥究竟。

    “镇邪神尊,傅珑,然后……唐……唐萤!”

    少女口齿不清,当念到第二个名字。她极为激动,只是旁人一看,却发现她脸上缠着一抹雪白的眼封,露出娟秀的下巴,看着荳蔻年华,不过楚楚可怜的小盲女。

    “要称做素曜仙尊。”

    一个爆栗子敲在少女额头前,只见一白衣少年出现在她身侧,一双神采非凡的眼眸冷冷扫了一圈一些不怀好意的人,他的修为深不可测,旁人立刻收好目光。

    少女有些不服气,作势要摸上眼封,少年压低声音,恶狠狠道:

    “凶ㄚ头,这次带你来已经是破例了,没事绝不能把脸上的封印拿下来,知道吗?别给你那位仙尊姐姐添麻烦,玷污了她的赐名,是吧,盼盼。”

    原来少女便是唐萤在霁国收服的恶兽鬼鸮,当时唐萤赐她名字唐盼盼,并收她做义妹。唐萤深知紫瑶的雷电是鬼鸮的克星,所以在攻打九极门前,便将她托付给了白凤,也就是此时陪伴在少女身旁的白衣少年。

    一被唤起真名,鬼鸮野性全失,其实她与唐萤才相处不久,对方就已飞升上界,要说有多深厚的感情自然不可能。但每到夜晚,朦朦胧胧的月光总能穿透万里乌云,准确找到鬼鸮的位置,月泉挟带着纯元太阴之气流泻而下,无声温柔地灌溉着鬼鸮,那正是来自唐萤的看护。

    素曜仙尊没有忘记这位生来不幸的义妹,自然不愿意在自己飞升后,对方又走回老路吸人魂魄。所以在唐萤刻意看护下,鬼鸮慢慢炼去生来的邪性,一眨眼就修练成与唐萤有三分相象的荳蔻少女,如今浑身上下毫无煞气,白凤也不再看她那么不顺眼,如今就像母鸡带小鸡一样,去哪都看着少女。

    鬼鸮正渴望地盯着石柱,想着有朝一日要在主人身旁安上自己的大名:唐盼盼,可惜那个镇邪神尊占了那么大的空间,想插进去有些困难。

    “讨厌的人来了。”

    白凤不待鬼鸮丈量好尺寸,手一挥袖,凤羽振翅,就带着二人离开了十万八千里远。这番动静无人注意,因为此时众人的目光全在那浩浩荡荡的列队中。

    只见数只彩雀拥戴着一座云车,前头竟有一金光闪烁的麒麟瑞兽领路,

    “怎么了?金池大人?”

    轿中人感觉到前方一滞,不由得发问,麒麟嗅嗅空气,随后摇摇头,心想哥哥不待见端木氏人,不想碰上他们,自己还是别多嘴吧。

    众人只见云车内现出二位姿容非凡的女修士,一女子头戴青玉冠冕,服饰飘逸却不失端丽,一双目光凛然有神,俨然上位者姿态;而另一位美艳无双,身着一红衣,一眼扫去如露如电,一看就知道是一只难驯的野马。

    二人皆是元婴道君,不是能任意窥视的目标。

    任春笑嘻嘻地看着一个对着自己发愣的年轻修士,端木宁警告她:“这是北麓,你可别乱来,一出了霁国,我权力再大也救不了你。”

    “知道啦,我现在是女王的侍女麻,唉,你真的不考虑封我做一个贵妃当当吗?”

    端木宁挑眉道:“我可不想被任家人谋刺。”

    “郡主也行!我向你买一个封位行不?”

    二人打打鬧鬧一阵后,也不废话,就在玄柱上寻找熟悉的名字。

    当年为了隐瞒紫瑶堕入魔道、肉身殒落的真相,元琅在圆德榜前一处荒凉地弄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石柱,上头刻着紫瑶的名字,以假造其飞升成功的假象。

    谁也没有去怀疑,毕竟没人会无聊到去伪造自己的功德,自欺欺人毫无意义。

    但自出了紫瑶一事,九极门上上下下好生整顿了一番,魏凌妃得以正名,她长满杂草的衣冠冢终于有人打理,不过那逆天的太阴练形术却是再也找不回来,唯一的正本早已被唐萤一同带去上界。

    至于紫瑶和元琅留下的一切都被众人唾弃,全给扔进了万刃渊。如今紫瑶也不能被叫仙子,而是散魂妖女,她所干下的事迹罄竹难书,却有列入各门教材的价值,正好教教年轻气盛的弟子,什么叫路边的传承不要乱捡,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好不容易找到熟悉的名字,二人却很快疑惑:“这傅珑是谁阿?”

    “傅莲?”

    唐萤看了一眼快气哭的几个仙女,不由得出声。

    她背后蟠踞着一只金灿灿的巨龙,此时正冷眼瞧着牌桌上的两位仙女。

    几人所在之处是月宫的太阴仙府,唐萤第一次来到此处,就发现她师尊果真一妙人。好比手上花花绿绿的纸牌,魏凌妃称它作斗地主;而月竹编织的牌桌上还有专门用来放置的小托架,上面摆了几瓶琉璃瓶,魏凌妃称里面的小点作酸奶,加点玉露和桑果,就美味得令人流连忘返。

    魏凌妃乐此不疲拉着唐萤试玩自己发明的各种东西,也导致备受冷落的傅莲自飞升后都没有好脸色。他索性用原形的模样在仙府大摇大摆地游荡,好几次把路过的星君吓得三魂没了七魄,上界都知道月宫盘据了一只脾气暴躁的神龙,只有素曜仙尊能降着住他。

    天界无人不知,太阴仙府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都有,所以不时就有仙君到访,来看看幽玄仙尊又有什么古灵精怪的点子。幽玄仙尊有事外出,便由唐萤来接客,两个刚从银河染完布的夕娘,正好凑一圈斗地主。

    只是本来兴致勃勃卷起袖子的夕娘此时一个一个像焉了的菜苗,而唐萤背后的战利品堆积如山,当然,两个仙女很快就发现问题所在,就是这位月宫仙子背后金光闪闪的神龙,天地气运怕是都凝聚在唐萤身上了。

    不过她们不知道,傅莲好不容易等到幽玄仙尊有事外出,终于可以尽情享受和少女独处的二人世界,突然冒出两个程咬金,这会是气到连人身都不变了,直接原形镇守在少女身后,只想着让这些电灯泡输到倾家当产,最好扫地出门。

    “素曜仙尊可知幽玄仙尊去处?”

    其中一个夕娘无比想念魏凌妃,她的牌运就如她在下界的修行一样,奇差无比。

    唐萤老实地摇摇头。

    夕娘啧啧道:“听说地下出事了,仙尊有所不知,在阴曹地府底下有一处叫大化炼狱之地,无法超渡的恶鬼邪魔都被关压在那里,永世不得超生。”

    不顾另一个夕娘的眼色,她神秘兮兮道:“最近炼狱的通道被人打破了,听说竟是出了一个魔尊!”

    唐萤听过大化炼狱,但她不解道:“这魔尊的实力竟可以打穿两界?”

    那夕娘摇摇头:“那怎么可能,连北玄天尊都打穿不了境界,何况是这只新生的魔尊。只是那魔君身旁竟有一恶龙相助,龙身可在三界来去自如,听说那日就有人见到那魔尊乘坐一只通体漆黑的恶龙……”

    “好了!我们已经足够打扰人家了,东西都还欠着,莫要说这种危言耸听的谣言!”另一夕娘喝斥道。

    “小赌怡情,诸位是客人……”

    唐萤敏锐察觉到场面不对,想说什么缓颊,那夕娘打住她道:“我们可是输不起之人?素曜仙尊,我们玩得很开心。”

    她是挺心痛流光异彩的星云布,那可是不卖只送人的珍宝,这下全都给唐萤孝敬去。不过和这位有神龙傍身的仙子打好关系准不会有错,毕竟上面人目前对这条神龙抱有很高的期待……

    “的确开心,不过仙尊怕是很累了,诸位何不移驾歇憩。”少年声音清越如流转的溪涧,仅仅一句就让人心神一荡,如获滋润。

    唐萤只觉得身体一轻,整个人就被横空抱起,两个夕娘面色通红,看着那昳丽绝世的青年抱起少女,哪怕被打了还几下都没放手,脸上一抹宠溺的浅笑显得格外暧昧。

    龙凤等仙兽行事向来毫无分寸,任意妄为,傅莲就是仗着神龙的身分,不顾少女的薄面为非作歹,哪怕两个夕娘脸皮再厚,这会也意识到自己碍事了,赶忙就要告退,外面却突有一人影气势匆匆挤开二人。

    “靖虚那厮气死我了!!”

    灰头土脸的幽玄仙尊从外面赶来,她一看到唐萤和傅莲,眼睛顿时亮得发光。

    “美媳妇见丑公婆,唐萤,你准备好了吗?”

    《全文完》

总排行榜: 离海出走后我爆红了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一世独尊 游戏之创世神 青云仙路